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 >

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 好消息,永无止境

3月16日,中国平安发布公告称,任汇川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执行监事、副董事长职务。据悉,任汇川将继续工作至今年5月31日。

同日,陆敏被推荐出任中国平安执行监事。其任期至第十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但其监事职务须经股东大会决议通过并取得银保监会监事资格后方可生效。 3月17日,中国平安股价下跌0.19%,收于每股72.14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半年多来中国平安第二位核心高管“离职”。去年11月,平安宣布李元祥辞去公司执行监事、联席CEO、常务副总经理兼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职务,被友邦保险挖走,年薪目标总额超5000万元。今年6月1日,李元祥将接替黄景辉出任友邦保险CEO兼总裁。

28岁员工任汇川辞职

公开资料显示,任汇川是“平安老将”。 1992年加入平安,先后在平安产险、平安信托和集团担任管理职务。历任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经理、副董事长等职务。 2011年3月至2021年12月,任汇川仍担任平安总经理,可谓是公司的核心领导层。

其实,任慧川的辞职或许早就有了“线索”。去年年中,有消息称任汇川将不再担任平安信托董事长。中国平安2021年中报显示,去年12月24日,谢永林接替任汇川出任平安总经理。中报还显示,任汇川今年在公司的税前薪酬总额为424.45万元,低于陈新英(915.6400万元)、叶素兰(747.16万元)。元)、陈德贤等平安高管(737.1万元)。

针对任汇川的变动,中国平安对任汇川任内作出的重要贡献表示衷心感谢。

平安任汇川_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_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

任汇川也直言:“作为一名28岁的员工,能够参与和见证平安从上海走向世界的历程,我感到无比自豪。跑了好久,希望休息一下。休养一段时间,多陪陪家人。”

李元祥之前被友邦挖走了。

需要注意的是,这已经是半年多来第二位从平安离职的核心高管。去年11月,平安联合首席执行官之一李元祥宣布离职,随后加入友邦保险。今年6月,他将成为友邦保险的CEO兼总裁。

当时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平安还宣布将任命陆敏接替李元祥出任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分管公司保险业务和个人综合金融业务。

实际上,虽然中国平安对综合金融板块进行了转型,但保险业务仍然是对集团收入贡献的重要蓝筹股。 2021年,平安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39.1%至1494.7亿元。利润达1026.59亿元,可谓收入来源的“大头”。因此,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职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悉,陆敏也是“平安老人”。 1997年加入中国平安,现任汽车之家集团首席信息官、董事长兼CEO。他还自2021年起担任汽车之家董事长兼CEO,自任CEO以来,他带领汽车之家取得了近3年的改革成果。 3年净利润缩水5倍1.,股价跌幅超过300%。此外,陆敏还拥有多年的保险业务经验,曾兼任平安产险副总经理、平安健康董事长兼CEO。

连续三年调整执行结构

实际上,平安已经在2021年和2021年对高管架构进行了重大调整。

2021年12月,中国平安借鉴全球公司治理的最佳实践,基于执委会“高管负责制”设立了三个联席CEO职位。李元祥、谢永林、陈新英三人同时负责个人客户整合工作。金融业务、企业客户综合金融业务和科技业务。

去年10月,中国平安发布相关公告称,为进一步建立法人治理结构,明确工作职责,配备越来越强大的管理人员,充实董事、监事队伍。和高级管理人员。为此,平安对多个关键岗位的高管进行了调整。

公告显示,顾立根因个人年龄问题,拟辞去监事会主席职务。会议补选职工代表董事孙建义为公司第九届监事会主席。当时,平安表示,孙建义近期即将辞去公司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据悉,孙建义自1990年加入中国平安,一直担任管理职务。历任公司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副首席执行官。曾任多家控股子公司监事。

此外,谢永林、陈新英被推荐为公司执行监事。正是在当时,董事会决定任命谢永林为平安总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谢永林1994年加入平安,先后在保险、银行、投资等业务线担任重要职务。具有跨系列的专业水平、业务能力和经验;陈新英于2013年1月加入公司。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现任集团联席CEO,统筹管理平安科技业务。

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_平安任汇川_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

当时,平安董事会表示,2021年,董事会将制定“联席CEO+职能执行官”的集体决策机制,各执行官的定位和职责越来越清晰,为公司的战略转型和三大业务线的发展做好了准备。强大的组织保障。今年平安信托董事长 任汇川,董事会对公司部分高级管理人员职位进行了调整,是对“联席CEO+职能高管”集体决策机制和模式的进一步延续和巩固。

中国平安表示,任命谢永林为集团总经理并兼任联席CEO,对公司而言,可以有效解决总经理职位与联席董事长职责重叠重叠的问题。 CEO机制,可以进一步提高决策和执行效率。效率使工作分工更加清晰,责任更加清晰,协作更加紧密,满足了“联合CEO +职能执行官”集体决策机制运作的要求。调整后,集团管理层的年龄主要在50岁左右,呈现出进一步年轻化、专业化的趋势。

对平安影响有多大?

那么,任会川的辞职是否会减少平安的未来发展变数?中国平安表示,公司整改成熟,管理决策机制完备,人才培养和梯队建设体系健全。公司将继续推进“金融+科技”和“金融+生态”的战略改革。

针对李元祥离职的影响,市场普遍持开放态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私募人士此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越大,个人管理层变动对公司的影响越小,除非是实际控制人的变动,因为大公司的运作主要是基于组织的实力,个人更多地扮演了“螺丝钉”的角色,而李元祥作为联席CEO之一,影响力更可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保险学者此前也向记者坦言:“影响真的很小,因为平安有3位联席CEO,可见其管理并不是建立在单一领导人的基础上.”

不过,六个月内连续两位核心高管离职,无疑让市场更加关注平安的接班动态。一位常年观察平安的保险学者向新京报记者坦言,如果放在人类历史的维度上,平安权利转移过程中的人事变动是很正常的,看起来也很正常。个人的起起伏伏对公司没有影响。但是,对于平安这样一个大集团来说,两代领导人之间的权力交接是否顺利,治理结构是否有效,确实对平安的未来有着深远而长远的影响。

新京报记者潘宜春,岳才洲主编,李香玲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