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 >

中诚信信托与国都证券董事长失踪案再会

近日中诚信托董事长失联,国都证券表示无法与董事长王少华取得联系。这是继2021年券商高管“断线”浪潮后,又一位券商突然“断线”。截至发稿,王少华“断线”的原因及涉案内容如下:仍然怀疑。

从履历来看,王少华近年的主要工作经历是兼任中国诚信信托高级管理人员,并兼任国都证券董事长。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王少华从中诚信信托辞职在辞职年龄是正常的辞职,当时的辞职审核是按照正常流程进行的,有没有正在审查的案件。对于国都证券,其秘书朱玉平没有回应记者的质疑。

与同业相比,国都证券近年来发展较为缓慢。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2010年,国都证券位居行业第24位。 2021年,国都证券位列行业第53位。在如此严峻的发展形势下,董事长的离去再次考验国都证券。

中诚信信托解释25亿抵押贷款

7月21日晚,国都证券公告称,因公司董事长王少华个人原因,公司无法与其取得联系,暂时无法履行董事长相关职责。

王少华,1956年出生,1992年进入南方证券担任分行主管,属于第一批涉外期货“老兵”。 1996年至2021年底,历任中国诚信信托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董事20年。

值得注意的是,2001年底,在“信用证分离”的背景下,中诚信信托和北京国际信托在原有期货业务整合的基础上,吸收了其他股东的资金。 经批准成立公司综合期货公司,即国都证券。 2001年12月至2021年6月,王少华兼任国都证券(国都证券前身)董事长。 2021年6月国都证券重组后,兼任国都证券董事长。

也就是说,虽然看起来王少华是在2021年6月进入国都证券担任董事长,但实际上十多年来,他同时担任中诚信信托和国都证券的高级管理人员(注:重组前后,2021年底前掌舵人的职责将从中国诚信“退休”。

中诚信托董事长失联_科级官员欠14亿失联_澳大利亚称发现疑似马航失联飞机残骸

现在,61岁的王少华在国都证券的任职期在半年(2021年底)后正式结束。此时突然“失联”,市场不禁将目光聚焦在中诚信信托和国都期货的掌门人身上。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王少华辞去中国诚信托管人的职务是“到了他的年龄,他就会正常离开”。并且该人士提到,出境审计当时是按照正常流程进行的,没有涉及案件。据该人士介绍,王少华此次缺席的机会与国都证券有关。

此外,中诚信信托董事长牛成诚也公开表示:“关于国都证券董事长王少华因个人原因未能履行国都证券董事长职责的相关事项,请参阅国都证券《国都证券》公告。”

p>

中诚信托董事长失联_澳大利亚称发现疑似马航失联飞机残骸_科级官员欠14亿失联

同时,牛成立澄清了目前关于王少华参与“盘古大观”项目的传闻。它表示,该项目是当时金融机构相互竞争的热门项目。 “具体项目贷款时间为2021年3月,融资方为北京盘古投资有限公司,单一基金信托,金额25亿元。该人持有的盘古大观部分写字楼提供抵押担保。当时抵押的市值约为50亿元,由北京正全控股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该项目在我公司内部执行正常的审批决策程序,预贷审查及贷后管理符合我公司相关管理规定。债务人风险出现后,我公司及时启动强制执行程序,扣押了债务人的主要资产。当年,在相关部门对公司的例行检查中,公司未发现公司项目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目前,扣押的资产约400亿元,足以覆盖项目风险。预计最终项目不会出现任何损失。”

不过,截至发稿时,王少华失踪的原因逐渐被揭开。有媒体披露,王少华在其受托期内被江西省检察院带走,或涉嫌非法放贷超过20亿元资金。与王少华一起,中诚信信托原董事长王忠明也被“带走”。

相比之下,国都证券近年来并没有涉及太多的处罚和诉讼。 2021年,双方仅发生1起纠纷(注:后者投资者诉讼尚未受理,已立案)和1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后者涉案金额385万元。处罚方面,根据2021年中期报告,公司未涉及任何相关被查处案件,未受到处罚。

《华商报》记者致电国都证券董事会秘书朱玉平进行专访,了解公司董事长失踪的情况及原因。

国都证券的困境

虽然不少媒体认为王少华出任国都证券董事长的任命要到2021年6月才开始,但根据业内人士和公开的商业信息,王少华在国都证券转型前担任公司董事长。 ,而正是他“主持”了国都证券的重组和公司董事长下的新三板证券的上市。

其“失联”对国都证券下一步发展有何影响?国都证券的龙头券商中信证券表示,已经询问公司管理层。 “目前,国都证券经营正常。”国都证券还表示,“正在了解相关情况,如有新的进展和公告,公司将按照相关规定及时公告。”

从国都证券的发展历程来看,转型前的整改还存在一些漏洞。例如,两次股权变更存在瑕疵,股权变更相关资产转让及程序性瑕疵等。其中,2004年3月10日,国都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同意锦绣置地将国都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全部出售。4. 6744%持有东溪国投股份。经审计的2013年12月31日,每股资产净值略低于出售价格。此次销售未履行评估和评估备案程序,存在程序缺陷。

此外,国都证券股权的多元化也是一个潜在的隐患。公司转型后数据显示,中诚信信托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3.3264%,而北京国际信托为第二大股东8.5926%,而国华能源则持有比例7.6933%。其亦为中诚信信托的股东,但未披露其与中诚信信托为一致行动人。

“目前信托、证券等金融牌照颇为火爆,股权分散的机构往往成为资本攻击的目标,尤其是在流动性较强的市场,如蓝筹股,相关案例屡见不鲜。 “层出不穷。这种情况接下来,董事长的“失联”可能会为公司减少一些变数。一位关注资本市场多年的投资者告诉记者。

在国都证券的股东名单中,《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国都证券共有50名法人股东,其中只有3名不是股份公司发起人,而是2021年底每股2元,价格进入公司。重庆国际信托是这三个股东之一。其持股比例为4.717%,为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一。上海国信董事长翁振杰是2011年“主持”西南证券并购国都证券的原西南证券董事长。短期聘用西南证券。目前中诚信托董事长失联,虽然西南证券与国都证券结盟失败,但翁振杰一直在“收编”国都证券。根据中期报告,他已获得国都证券董事会的监事职务。

回想当时西南证券与国都证券合并,但最终因双方市值预期差异较大而最终落空。重组失败后,国都证券这几年的业绩缺乏同业的爆发力,行业排名持续下滑。截至2021年数据,国都证券在体量上仅排名第53位,较上述重组方案前下降30余位。同时,在新三板挂牌后,公司并未提供融资方案。

根据公司此前的披露,公司计划在未来三年内成为具有自身特色的中型上市证券公司,并计划通过资源整合和业务实现部分业务的快速发展来实现这一目标。革新。但是,很明显,还有更棘手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如内部整治、股权结构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