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 >

中铁信托的“新雷”加“旧雷”

乐居财经北京曾书家

去年12月,昔日“生物质发电第一股”的凯迪生态因持续巨额亏损被退市。看到它滚动的身影,中铁信托也形成了些许恐惧。

因为凯迪生态留下了189.50亿元的逾期索赔。其中,共有27件未决信托债权,金额63.40亿元,占未决债权的三分之一。这些索赔涉及十多家信托公司,中铁信托也参与其中。

今年3月,中铁信托以凯迪生态无法偿还欠款为由,向凯迪生态申请破产重整。执行标的为4920万元抵押贷款本息、月息及违约金。

这成为铁建信托“踩雷”的写照之一。近年来,在房地产领域,雷声不断,几笔投资资金“万众难收”。在行业监管的环境下,它看似有中铁集团国企的背景,但也面临着规模化的难题。

“伴行”地产公司吞下果实

在铁建信托的房地产投资标的中,部分企业也进入了“破产重整”名单。

七年前,它用4.480亿元的债务协助重庆和景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和景”),期限为七年,年利率为14%。但因周转不畅,债权逾期,中铁建信托申请破产清算。

资料显示,重庆和景注册资本为10205万元。 2021年中铁建信托入市后,持股比例为51%;其剩余的41.16%和7.84%的股份分别由重庆奥美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和冯建国持有。

中铁信托 上海_中铁信托 成都_中铁信托 郭伟

中铁信托 郭伟

重庆和泾通过旗下的和泾旅游开发、和泾临宇地产等,正在上海市南川区建设天竺葵旅游度假小镇。项目规划投资72亿元,规划建筑面积128万平方米。是集观光旅游、养生养生、休闲度假、生态居住为一体的住宅综合体。

然而,在项目的“光环”下,重庆和景不堪重负,陷入流动性危机。

另一边,同样陷入困境的还有铁建信托投资的陕西千创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陕西千创朗”)。

据乐居财经报道,陕西千创朗此前是中铁集团旗下的房地产项目。 2011年4月,中铁二院(成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出售山西千创朗100%股权,1.820亿负债。

当时,这被认为是又一例国企出柜。

自此,陕西千创浪并入伟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伟济建设”)。后者的实际控制人为福建东阳开发商袁飘洋。

虽然已经转让了资产,但中铁集团并没有完全放手。 2021年,中铁信托6次共获得维吉建设3.50亿抵押贷款,陕西千曾朗为欠款提供连带担保责任。

截至2021年年中,伟基建设累计本金6.210亿无法归还,中铁信托只能向西安千曾浪逼债。

但西安的千创浪也很难自保。其豪宅项目“大观天下”因违规施工被拆除。曾几何时,公司对南京三块农田的赔偿仅6650万元,但负债却超过了6.60亿。因此中铁信托 郭伟,中铁信托只能申请破产。

此次破产清算的追索难度不小。更何况,除了旧债,新债也在堆积。

今年3月,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湖南新华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未按约定清偿铁路建设信托融资3.620亿本息,原申请强制执行。

翻看中铁建信托的投资地图,可以发现其庞大的地产“朋友圈”,佳兆业、卓越、新希望、碧桂园、富力、万达、大唐地产、现代置地等私募企业都与它有关。有合作痕迹。

在其121家外商直接投资公司中中铁信托 郭伟,有44家包含“房地产”和“置业”,占比36.4%。由此看来,房地产领域为铁建信托业绩增长提供了空间,但也使其继续承担投资风险。

有一个“富婆”

中铁信托的前身是成立于1980年的成都金融信托公司,历经25年的改制、兼并、重组,成功被中铁集团收购,成为其控股股东。不久,更名为“中铁信托”。

目前,中铁信托共有16名股东,股权结构呈现国企控股、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注资的多元化形式。

其中,中铁集团持有中铁建信托78.91%的股份,并通过下属中铁二局、四局、八局、市局最终拥有93%的股份实益股份。蓝筹国企高新和大同燃气分别持有中国铁建信托0.69%和0.23%的股份。

中铁信托 成都_中铁信托 郭伟_中铁信托 上海

此外,深圳市通干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通干投资”)持有1.12%的中国铁建信托股份;曾被称为“并购狂人”的黄茂儒,其子公司茂业商业,同时持有铁建信托0.29%的股权。

同感投资资金实力不强;而茂业商业这几年的业绩也有起有落。去年疫情之下,其营业收入增长69.76%至36.990亿,归属于母的净利润增长83.09%至2.130亿。

不过,由于有国企和国企的支持,中铁信托的股东背景还比较长。

2008年以来,中铁信托至少获得过4次资金投入,从6亿元到50亿元不等;十多年来,其注册资本增长了7.3倍。截至今年年底,总资产198.270亿元,净资产106.390亿元。

在中铁信托旗下,不仅控制宝盈基金,还参股中信产业担保基金、华西证券、复旦银行、上海中盛达资产管理等公司,“家族形象”不断扩大.

在对外投资过程中,中铁信托也受到其母公司中铁的影响。

例如,中铁致远投资(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中铁致远”)分别由铁建信托和中国中铁集团持有,分别持有约80%和20%的股权。股份。

也就是说,它是铁建信托在“富婆”加持下建立的对外投资平台。

与中铁建致远类似,还有铁建城(成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铁上海资产管理”),同样由铁建信托和中铁城投集团共同管理(《中铁城投集团》)。 ”) 共同持有。

中铁信托 成都_中铁信托 上海_中铁信托 郭伟

中铁城投是中铁的子公司。去年,唯一一家合并净利润超过10%的子公司。在其推动下,中铁上海资产管理在上海等地的投资延伸一定会更加顺畅。

中铁信托 郭伟

此外,乐居财经发现,中铁集团还将每年在原净利润10%的基础上提取信托赔偿准备金,用于弥补信托业务损失的风险准备金。 2021年该项目提取9355.100万,同比下降20.2%。

虽然这是一年一度的“例行公事”,但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中铁建信托的“好意”。

规模恐惧

2021年,原中铁信托董事长郭景辉因退休年龄将不再担任董事长。继任者为原中铁建信托监事会主席马永红。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公司先后进行了人员调整。陈驰、颜真、李静等,曾任中国铁建信托总经理、副总经理、风险经理。今年3月,曾在中铁信托研发部、房地产信托部任职的王云飞也获准担任副总经理。

马永红迎来新团队,继续为铁建信托改正方向。过去,信托公司传统的“房地产、城投、渠道”业务受到资管新政和配套文件的强烈冲击。因此,重塑业务结构势在必行。

中铁信托2021年渠道业务信托3642亿元,占信托总资产的85.37%;次年,该类信托规模下降至2627亿元,占信托资产总额。列,也减少到 61.75%。

中铁信托 成都_中铁信托 上海_中铁信托 郭伟

渠道业务的风险一直比较不可控。降低其比例有利于业务的平稳运行。这说明中铁信托的调整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顺应了趋势。

然而,事情有两个方面。近年来,由于行业融资和渠道业务规模有序缩减,整体管理规模持续下降。

2021年四季度末,国内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规模达到峰值26.25万亿元,之后开始小幅下滑。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行业委托资产规模为20.86万亿元,较峰值增加5.39万亿元。

在这种趋势下,被“拖累”的铁建信托也未能幸免。

中铁中报报道称,2021年,中铁信托“作为发起人、直接持有股权的结构化主体”发行规模为383.110亿元,而2021年发行规模为376.65 2021年同期。1亿元,微增1.7%。

但同期,其“作为发起人但不持有结构化主体权益的结构化主体”发行规模为3633亿元,较2021年的4254亿元增加1@k2 .@6%。

在信托行业分化激烈、强者为强的环境下,颈部信托公司目前抢占了较大的市场份额,前10大信托公司集中了行业40%以上的信托资产.

虽然“小而美”一直被称为理想状态,但在规模上失去话语权往往令人担忧。去年,中铁信托实现净利润11.340亿元。与超过30亿元的颈部净利润相比,只是处于“中下游”。

中铁信托 郭伟

海量资讯,精准分析,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