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 >

吉林信托高富波案分析:涉案数十亿,早餐不愿喝牛奶

我只讨厌没多少钱可以积攒,拿到手就惨了。

——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高福波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分析

2021年10月11日上午,在吉林省监狱会见室,记者见到了吉林省信托有限公司原党委主任、董事长高福波:六六所长米,白发,还有一张瘦削的脸。 ,其外观不起眼。然而,长期在吉林省金融领域工作的却是他,被省农村信用系统私下称为“金融教父”。该案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元,是省纪委历史上涉案金额最大的案件。

当他坐下时,记者问:“到了明天的时候,你考虑过根本原因吗?”

“我小时候家里很穷,我怕穷。”高伏波右手交叉在身前回答。

吉林信托案_吉林信托年报_吉林信托案

“但在那个时代,贫困是普遍现象,很多人生活条件恶劣,但并没有走上违法犯罪的高速公路。”

“是的,很多人都经历过贫困,但我对金钱的渴求达到了极限。”高伏波反映,虽然“怕穷”的念头一直伴随他一生,但他却陷入犯罪深渊的根源仍然是对金钱的希望和私欲的放荡。

2021年12月5日,高福波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被吉林省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被留置; 2021年6月4日被依法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艰难时期,“怕穷”的铅埋在他的灵魂深处

年薪其实过百万,但他晚饭舍不得吃蜂蜜,很少喝蛋黄,喝了点粥和泡菜就完成了工作,心想只要把钱花光就行了越来越少

“我9岁的时候就发誓,长大后一定要赚大钱,给家人盖新房吉林信托,让家人天天喝馒头。”高福波回忆,1970年春节,女儿和姐姐包饺子过年夜,因为房子年久失修,墙皮脱落吉林信托案,饺子全埋在土里他的女儿和姐姐剥下脏包子,把饺子馅和脏包子放在小盆里。 “我妈妈和弟弟在捡饺子馅的时候哭了。”高伏波回忆到这里,有些难过。那个春节晚上,他们一家人喝了糯米包子和饺子馅汤。

有一次,高富波的女儿饿到跑到生产队的玉米地里偷生大豆。被制作组的年轻人抓到送回家后,高富波的女儿抱着柳条和木棍哭了起来。他的父亲被毒打。打完架后,母亲亲吻父亲头上的一口,哭着对高伏波和父亲说:“记住,人不能短命,不吃不吃,不吃不属于我们家的东西。”高伏波说到这里,声音已经哽咽了:“不过,我没有听妈妈的话。如果我听从爸爸的教导,今天的生活就会阳光明媚。”

高中毕业后,高福波选择报考一所师范学校,每月生活费16.5元。立案后,学校考虑到他家的困难,每月补贴他4元。对于当时的高伏波一家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 “是党和国家支持我完成学业,养育比泰山更重要,这让我难以忘怀。”高伏波此时有些激动。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还是觉得不管是谁陷害党,我都不能背叛。”

1988年,师范毕业后,高福波在浑江市第21中学任班主任。七年后,他通过了计算机专业的统一入学考试。他进入白山人民银行,开始在金融系统工作。工作生涯。 “高伏波有能力有水平,他是老师,聪明好学。”据办案人员介绍,高福波来到金融系统后,认真学习业务,很快就得到了组织的认可。 2007年6月,46岁的高福波被任命为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跨入厅级领导干部行列。

出任省信托公司董事长后,年薪140万元的高福波在生活中对家人几乎是吝啬。 “我们家晚饭从不喝果汁,很少喝蛋黄,只是吃点粥和泡菜来完成工作。”高伏波觉得,只要花的钱,就会越来越少。调查前一个多月,高福波和母亲正在南京购物。他的妻子看到了一双价值1200元的靴子。虽然太合身了,但是妈妈觉得很贵,就把靴子放回去了。最终,他们选择了一双400多元的靴子。回家后,妻子对他说:“贵的那双还是舒服的。”

“我老公和爸爸都是党员,家境很好。他跟我结婚后,在我的影响下越来越小气了。”夫妻双方的工资卡都由高富波保管,妻子每月发一次工资。高福波把钱拿下来投资理财。在任省信托公司董事长期间,他集资在所在单位订购了两套高端住宅,并全部出售投资。他和他的男朋友仍然搬到了2005年订购的普通的房子里。 “你要钱赚钱。”高伏波觉得,只有钱多了,才能“有安全感”。

渴求金钱,5万美元打开私欲的闸门

当他收到第一笔钱时,他很紧张,几天睡不着觉。当我发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越想越安心,以为赚钱容易

调查发现,高福波涉嫌受贿、受贿、贪污职务、向非国家官员行巨额贿赂。高伏波的贪污和牟利的过程,从小到大,从小到大,从接受请求演变而来。它随着他思想的变化而升级。他从一开始不敢接受,后来发展到满足的需要。这个改变的过程,暴露了高伏波赤裸裸的对金钱的占有欲。

“2005年至2021年,收房、收钱、收购股权、滥用职权、虚假公积金、不当催收。”高伏波感慨道:“我写了一本人生罪书,这是我人生观的失落。理想和信念将不可避免地动摇。”担任市信托公司董事长后,出差舍不得花钱,坐经济舱的高福波,在头等舱看到其他国企老板时,会“很不高兴”;越野车,五粮液招待客人,普通公务车,房地产酒招待,让他不爽,觉得自己的信托公司比他们的企业实力强多了,在这些方面应该不逊色于他们。尊重。这时候,高伏波开始贪工作享乐,堕落堕落——出差只有头等舱,喝酒只有五粮液,公务车上高档进口越野车。

据高富波介绍,2005年,他在担任市农村信用社负责人助理、基金及个人贷款部主任时,因协助下属孙某进行交易而获得第一笔非法收入。与业务违规等事项。 ——5万美元。 “当时拿钱的时候心里很不安,几天都睡不好。”高福波告诉记者,他还是不敢动这笔钱。等了一两年后,他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越是想安心,“赚大钱”或许没那么难。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贪婪就会像洪水一样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2006年5月,某市某国企总裁薛某为了拉近关系,将长春市的一套商品房送给高富波。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这么大笔的资产。”从那以后,高伏波和薛有频繁的联系。 2008年5月,高福波向薛索取赃物,订购农村商业银行股权,并以父亲名义登记; 2011年初,薛向高福波提供了一套公寓和10万元。在接受这种赃物时,高伏波总觉得“只有他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没有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高福波的盈利形式主要是借助自己掌握和控制的资金,通过帮人融资,集资巨额资金。 2011年7月,北京某集团公司王某感谢高伏波协助获得融资和贷款,并赠与高伏波巨额资金和北京市朝阳区一处房产。 “这个时候他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钱来的容易。”据办案人员介绍,2013年1月,王某被有关部门调查后,高福波担心此事被曝光,将公寓退回。

我绞尽脑汁觉得聪明的手段可以掩盖真相

“人在做,天在看。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只要组织想查,什么都能查出来。永远不要走运。”

吉林信托案_吉林信托案_吉林信托年报

2021年12月5日,经吉林省监察委员会集体研究,地委批准,决定对高福波涉嫌职务犯罪的调查结束,并采取留置措施。据办案人员介绍,高福波为逃避银保监会等部门监管,行事谨慎,利用自己的金融知识,将自己的违法行为伪装成合法的外衣。

为避免组织调查,高福波通过代持股份、以他人名义登记不动产、接受撤股、同意退休后提取现金、接受收藏和书法等多种形式隐瞒自己、违法所得投资资本市场等违法犯罪事实。 2011年10月,高福波与市信托公司所属公司总经理方某合谋四次挪用该公司巨额现金。高福波用这种模式订购了公司开发的一套商品房,并以朋友徐某的名义注册。在协助某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赵持有公司股权后,他接受了赵某的退出。高伏波试图隐瞒自己接受通过市场交易和他人持股撤股的事实。

高富波为骗取省信托公司信托计划报酬,与上海某公司CEO王先生合谋,通过公司向市信托公司介绍信托项目,侵占信托计划薪酬以“顾问费”的形式,并经高福波同意 股权比例列于税后“顾问费”的30%,由王某先保管,并以合适的方式分配给他高伏波退休后“安全时”。 2008年底至2012年2月,两人贪污巨额“顾问费”。

因为“穷”,高福波的钱被朋友徐某放在某处,用于投资理财或储存。徐某在某地开了一家银行。为规避风险,高福波让徐某在店内指定一名女员工负责“卡管理”业务。每天,他都会去交通银行把高富波名下的钱转到自己的银行卡和徐某。从他们的爱人和徐的银行卡来回汇款。短短几年时间,高富博银行卡的汇款次数就达到了八九千次。

高伏波的举动,无非是掩耳盗铃,求心安。采访中,高伏波多次重复,“一直认为支付不为第三人所知,应该太安全了”,但最终得出结论:“人在做,天在看。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只要组织想查,什么都可以查。永远不要走运。”

“现在从梦中醒来,我才明白家庭、亲人、自由是多么宝贵。我没能尽到对父亲的母亲责任,我的孩子也无法享受安逸母亲的心如刀割,后悔也来不及。”高伏波提起这个地方,已经痛哭流涕,时不时拿起矿弓吃背上来掩饰他脸上的泪水。 (记者沉万祥、李沁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