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 >

用伞式信托玩危险游戏,猎杀高利债如刀割血

2021 年,被砸落入沙子的 Umbrella Trust 发现了新的沉淀物,可以发芽生根。近期,一些个人投资者利用伞形信托进入只有机构投资者才能参与的高利润债券市场。他们专门挑选机构投资者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出售的有缺陷的可转换债券,玩高利润债券的投机游戏——借助伞状信托渠道,为自己设立投资子单位。如果交易金额较大,账户的资金订单将被放大。如果你不是合格投资者,随便找个公司发证就行了。

500万来得容易,去得也快

“购买这些高利润债券就像购买彩票。”一位可转债业务员直言,去年南航每可转债兑换1美分。袁估算总面值10亿元,一旦赎回,将有千倍的利润;就算南航破产重组,最后协商讨债打折,哪怕只是打折赎回,也有一百倍的利润。但是,这可能要等很多年,否则最终可能会赔钱。

4月17日,华夏幸福宣布无法如期清偿债务,说明昔日地产“北京霸王”资金链十分紧张。在华夏幸福未能如期还清的420.630亿元本金中,有一笔钱来自张勇。

作为期货市场的从业者,张勇对高利债一清二楚。今年1月,市场传出华夏幸福流动性危机的消息,不少公募基金开始抛售华夏幸福的债券。 1月的一个三天里,察觉到机会的张勇构建了一支华夏幸福债券,由公募基金以每股70元的价格出售。随后5天,华夏幸福可转债价格跌至10元每股。在此期间,张勇总共斥资500万元购买了面值1500万元的华夏财富债券。

“当华夏财富转债的交易价格达到10元一张时,大家都觉得很实惠,交易量很大。”张勇苦笑着回忆,“价格从70元涨到了一个。10元的价格前后只有5天,我没有充分考虑负面舆论发酵对流动性的影响。”

2月底,华夏幸福债券违约的消息开始刷屏,张永健的可转债偿付期似乎是不确定的。 “现在可以赎回,也可以打折,我得听债委的,我这500万元只是个小债主,每次开债权人会议都找不到我。”张勇说。

但对于张勇来说,500万元不是小数目,就算是买车的首付伞形信托杠杆,这笔钱也来自于他高收益的债权投资。 2021年,张勇构建了多只冀中能源可转债,单价超过60元,总面值500万元。幸运的是,2021年7月以来,冀中能源共支付了61支可转债,本金647.430亿元,其中包括张永健的可转债。

单兵作战和群猎

在我国,收益率超过8%的可转换债券通常被称为高利润债券。之所以“高收益”,是因为它伴随着高信用风险和可能出现的本息损失风险。

北京某可转债私募基金董事李成坦言:“个人投资高收益债券更多的是一种投机行为,包括两个机会:一个是某家公司面临偶然的冲击,但不一定违约。风险偏好较低的机构会溢价出售可转换债券。一旦公司被赎回,债券持有人将获得更高的收益;另一个是去博博违约的可转债的还款率。只要开盘价够低,只要公司能赎回。在某种程度上,债券持有人将获得多重回报。”

在只有机构投资者参与的高收益债券市场,像张勇这样的个人投资者是如何参与的?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他们使用的是信托的伞形渠道。 2021年,安布雷拉信托通过高杠杆的场外资金配置推动了一轮股市崩盘,这也成为“股市崩盘”的重要因素。经过一轮清仓,不少伞形信托依然幸存下来。现在不再是站外融资渠道,而是成为了多个子单元的伞形产品。

“伞形信托通常有一个可转债私募股权机构,可以参与可转债交易并担任投资顾问。这个投资顾问才是真正的交易者。”

上海可转债私募股权投资人王东透露,稍后将打造伞形信托产品。有意参与的个人可单独设立子单位进行可转债交易。

各个子单元相对独立,是个人投资者投资伞形信托渠道的重要诱因。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对于想买哪个,如何操作,也有不同的看法。伞式信托方式,让你独立经营,风险自担。”王冬表示,当债券交易金额较大时,可以使用这些子单位。采取一致行动购买相同的可转换债券。如果资金不够,他们会引入一个大的投资者。

参与高收益债券投资的个人投资者要么迅速“组队”,要么动用大量资金“单独行动”。这些个人投资者集中在可转债从业者或高净值个人。 “他们的风险承受能力比较高,可转债从业者对整体可转债市场和个别债券的了解比较多,大家很容易就是否买或买哪一个达成共识。”王冬说。

“拆迁”的隐患

“我们买高收益债券是投机,买单。高收益的东西必然伴随着高风险。”张勇直言,由于发行人信用资质较差,高收益意味着高违约率和低回收率。此外,高收益债券二级市场不活跃,流动性风险较高。

业内人士陈凯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2021年可转债违约案件越来越多,市场上零星有人利用这些方法参与了这些方法。去年永美可转债违约,去年初机构抛售华夏幸福债券时,高收益债券市场明显活跃伞形信托杠杆,个人借伞信托进入期货市场。

“具有多种投资偏好的投资者进入期货市场,依赖于丰富市场主体和提供流动性。但是,以这种方式参与市场是一种在监管灰色地带中行走的方式。”某信托公司高冠表示,信托架构的资金端受银保监会监管,而资金使用端的投资端则投资于银行间或交易所可转换债券市场。这是一次典型的跨市场投资,涉嫌监管套利。

中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姜志光表示,《证券法》规定证券账户必须实名。借助伞式信托渠道,个人投资者“隐形”于各个子单位,作为集合基金信托产品参与投资。监管机构无法渗透到实际投资者。

在合格投资者的认定方面,一些信托公司对此视而不见。设立伞形信托子单位必须是合格投资者。根据资管新政,近三年平均年收入不超过40万元的自然人投资者可认定为合格投资者。 “一些信托公司风险控制不严,在认定合格投资者时,只需要提供单位出具的收入证明即可。一些不符合条件的投资者,想参与高收益债权投资,可以轻松通过海关找公司开具收入证明。”陈凯说。

"伞形信托本身有自己的杠杆属性,如果每个子单位都被杠杆化,会导致整个产品的杠杆失控;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出现相互交易的问题内部子单位买卖压力。”在一个小型信托公司的信托董事看来,其中涉及的风险很多。 “如果直接以信托公司的名义投资,在资金使用上会出现问题。另外,不排除一些私募机构发行投资高收益债券的产品。合格的数量使用伞形信托渠道突破新资管交易的投资者不得超过200名。”他说。

“对于个人而言,在投资过程中,需要关注发行人信用资质的变化以及风险波动对违约率和回收率的影响,以免因违约造成巨大损失可转换债券;对于信托公司,特别是一些中型公司;对于小型信托公司,要规范经营,严格控制合格投资者的认定和资金的使用;对于监管部门,要加强两端监管尽快完善统一规则,消除监管灰色地带,应对金融创新业务带来的混合挑战。”信托公司高管说。

扫描二维码,3分钟快速开户>>

伞形信托杠杆

伞形信托杠杆

海量资讯,精准分析,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