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保险 >

关于保险合同格式条款效力及其解释的案例研究

保险合同格式条款效力及解释案例分析【案例】2000年10月8日,秦购买一辆奔驰卡车,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发布临时车牌给他。车牌备注栏中注明:此车牌只允许在北京境内行驶。同年10月10日,秦与华泰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协议,收取保险费。保单正面,车牌号待定,保险类别为车损险和第三者责任险,驾驶区域为外地驾驶。保险期间为2000年10月11日0时至2001年10月10日,当日24时结束。 2001年1月23日,被保险车辆在山西省太原市某高速公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导致车辆受损。被保险人支付汽车修理费、拖车费、吊车费和其他费用。随后,秦向保险公司申请了损失评估。但保险公司以被保险车辆发生车祸时,被保险人只有临时驾照而没有即将驾照的情况下,给他发出了拒签通知,车牌上写明只能广州市内使用。保险条款第五条第十一条为拒绝赔偿。需要说明的是,保单正面有“明示”栏,其中第3条为“详细阅读所附保险条款,特别是与责任救济和被保险人义务有关的部分,被保险人”。此处所称保险条款为保监发〔2000〕16号文——《机动车保险条款》附于保单背面。

第5条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保险人不以任何理由对被保险汽车的损失或第三者的经济赔偿责任承担责任。”本条第11项规定:“除本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被保险车辆在发生保险事故时未持有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驾驶证、车牌,或未经过检验不符合要求或未通过检查。” 【不同意见】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产生了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是秦和保险公司在保险协议中对保险人的免责范围作出了明确规定,包括被保险车辆必须具有交通管理部门核发的驾驶证和车牌,如果检验合格,否则保险人不负责赔偿车辆损失或第三者的经济赔偿。保险人将本条款以书面形式通知保险人,双方应确认为协议内容,然后按照约定执行。发生交通事故时,虽然原告持有临时车辆牌照,但车牌上记载了明确的行驶范围,超过该范围的,被保险车辆视为无合法车牌。根据双方约定,在没有车牌的情况下,保险人对汽车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驳回秦的上诉。第二种意见认为,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保险合同约定保险人责任减免条款的,保险人应当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向被保险人明确说明。如果条款没有明确说明,则无效。

” 此处的“明确声明”是指保险人无需向保险人询问或索取,保险人应主动提供全面、客观、真实的详细描述。在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仅保单正面写明 提醒投保人注意保单背面所附免责条款,远未履行“明示”义务,故免责条款无效。同时,《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被保险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的说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现在双方对被保险车辆是否有行驶证和车牌存在分歧:保险公司认为秦是超车行驶ge被交管部门限制为无合法车牌的投保车,秦觉得行驶超出了行驶范围。在范围内驾驶不应类比为没有驾驶执照。另外,双方对于保险条款第5条第11项所谓“其他书面协议”为何指的是:秦觉得保单正面的车牌号码是要收的,双方无法达成一致。 ,驾驶区域为国外驾驶,保险期限为2000年10月11日0:00至2001年10月10日24:00。这三项足以证明保险协议“另有书面约定”;保险公司辩称,上述记录不构成对第五条第十一条免责条款的排除适用,表明保险人未对保险协议条款内容作出明确说明,应承担争议责任含糊不清的条款造成的。法院应直接适用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的可疑利益解释原则,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而不利于保险人的解释,裁定保险公司向秦支付保险赔偿金。

【评析】正确处理本案保险合同格式条款,关键在于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保险合同格式条款,保险单反面的标准保险条款第五条第十一条是否早已具有法律效力?第二,这个条款应该如何解释更合适?接下来我想谈谈我对这两个问题的一些看法:一、本案保险协议中的免责条款不具有法律效力。由于保险活动的技术性和专业性,普通人很难理解和熟悉。再加上保险公司出于节省交易成本的考虑,实际上保险协议一般采用格式协议的形式。换言之,保险协议是在标准保险条款的基础上签订的协议。这在保险协议的签署过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投保人与保险人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广泛使用了保险单的形式。通常,保险人提交承保申请,在保险人事先打印好的保单上填写一些极其有限的项目(如承保标的、保险种类、保险期限、保险金额等),以及其他关于被保险人和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的基本条款,在保险单背面的格式条款中有详细规定。被保险人只能接受或不接受两个条款。之间进行选择。然后,保险人在被保险人填写的保险单上签署或者签发保险单。当然,双方也可以通过书面形式的补充协议来减少或减少保险条款,进一步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然而,保险公司往往缺乏与保险公司讨价还价的能力,与保险公司谈判的空间很小。

由此可见,保险协议的当事人表达意愿的能力并不相同。保险人在经济上处于绝对优势,极有可能对被保险人施加一些不利的条款,包括减少或限制其应承担的责任的条款,导致保险协议利益的失衡。为了重新平衡保险协议双方的利益,保护处于不利地位的投保人群体,法律有必要对保险协议的条款进行控制。因此,法律规定,在保险协议签订阶段,保险人有义务向投保人明确说明免责条款,否则该条款不具有法律效力(《保险法》第17条)。需要强调的是,保险法第十七条所称的“责任减轻条款”应作广义解释,既包括完全减轻和免除责任条款,也包括责任限制条款。此处所说的“无效”,并不意味着未明确说明的免责条款已经成为保险协议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