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信托 >

上海家化与平安信托的纠纷

上海家化与平安信托的纠纷

明年,当“门口的野蛮人”成为热门话题时,三年前的上海家化与平安信托之间的纠纷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家化进入“资本”时代,今年交出的业绩不尽人意。

10月26日晚,上海家化发布三年报告。收入环比增长7.14%,净利润环比增长45.17%。同时,家化还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预警。预计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增长80%-90%。

以此推算,上海家化的年收入应该在上限4. 4亿元和下限2. 2亿元之间。 “这相当于早期预测的四季度亏损为零到2亿元。”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上海家化联合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文耀表示:“而且,家化的财务制度规定,应收账款全部摊销坏账超过2年,存货的保质期是6个月(其实一年是卖不出去的),这些投资者要注意了。”

葛文耀是资本与企业经营之争的核心人物之一。 2013年9月,葛文耀申请退休,并获得董事会批准。之后,他离开家化,依然活跃在北京的时尚行业消费圈:担任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打造连接所有手工艺者和消费者的高端定制B2C平台。今年8月,他与他人共同创立了私募股权基金。该公司专门从事消费行业的投资。上海世贸中心是其有限合伙人之一。其投资项目包括新兴化妆品品牌韩舒。

离开家化近三年,葛文耀谈起伤害双方的内讧,不无悲痛。在今年的宝湾风暴和阳光保险的蒙牛风暴之后,他对微博和微信时光上的家化现状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原始的业务基础已受到严重破坏,内生性增长不再可能。整个内部系统是搞砸了。仅仅两年时间,这家拥有良好市场和财务基础的公司就毁了。”

上市公司上海家化的财报显示,从2021年开始,上海家化的业绩开始呈现疲软态势。在今年3月发布的2021年中期报告中,家化净利润11年来首次反弹;今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66亿元,同比增长4.64%,归属于净利润3.7.2亿元,同比增长41.89%。现金流量净额-3392万,同比增长110.95%。

对于业绩回升,家化表示,主要原因是销售收入下降和费用投资增加。从2021年开始,家化开始调整战略,频繁增加对线上电商的销售渠道,而线下渠道的销售收入则呈现增长趋势。

相比传统销售渠道增长带来的压力,家化面临的更大挑战在于品牌老化。家化虽然营销费用逐年下降,但上半年达到8.18亿,同比下降20.09%上海家化 平安信托,占总额的26.7%收入。但是就产品而言,除了六神和佰草集之外,家化还没有任何能让人大放异彩的新车型。

即使是家化最重要的明星产品,佰草集新品类的推出速度也太慢了。从市场数据来看,佰草集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根据家化2021年半年业绩会议纪要,佰草集2021年上半年增长不到两位数;而在2021年财报中,该品牌今年的增速几乎为零。

葛文耀将产品更新归咎于家化内部科研团队的崩溃。除了人才外流,财报显示上海家化 平安信托,上海家化研发成本逐年下降:2021年研发成本占总销售额的比例为2.23%,低于前3 %,同比增长 54% 6.。

“现金流不能造假。当时我的经营现金流少于我的收入,但最近半年报告的现金流为负。”他告诉《中国企业家》,家化之前的巨额亏损由代理品牌花王填补。据花王2012年披露的公开信息显示,花王最初为上海家化贡献了3.6亿元的销售额。

花王与上海家化的代理合作将于明年底结束。目前,有消息称,花王并未续约,而是决定单干。未来,家化将因花王品牌代理的流失而面临较低的销售收入。

尽管前上海家化董事长兼总经理谢文健曾透露对上海家化业绩的预期——“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120亿元,成为中国化妆品市场份额前五名之一。”在性能方面,这个目标面临着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