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P2P >

华立药业怎么变成华媒控股(河南康威药业)

随着2018年中报陆续披露,知名私募的持仓动向逐渐浮出水面。

虽然A股市场萎靡不振,但股民收益率预期依然维持高位,关注点自然盯上了私募大鳄们最新调仓情况,期望能分得一杯羹。

北京一家名为成泉资本的私募机构,可谓近两年A股主题投资的“大神”。去年一季度,这家私募旗下三只产品提前重仓“雄安概念股”——京汉股份,在雄安规划出台后便赚得盆满钵满。

成泉资本凭借提前押注京汉股份而名声大噪,之后又传出提前重仓海南主题概念股······

如今,这家神力十足的私募又盯上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东莞上市公司——华立股份。

市值低于20亿,股价疯狂下跌

说来也巧,此华立非彼华立,公司名称还闹出过不少是非。

实际上,华立股份并非资本猎手汪力成掌控的华立集团旗下公司。据了解,上世纪90年代开始,汪力成便在资本市场上以洗壳著称,华立系中包括华正新材、开创国际、华媒控股、健民集团等。

本文中的华立股份全称是东莞市华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月16日登陆A股,就因为沾了“华立”二字曾对不少股民产生误导。但追查发现,华立股份上市并非“蹭热点”,早在1995年就已经叫东莞市华立实业有限公司。华立股份更收到过华立集团民事诉讼案件通知,被控以侵害商标权以及不正当竞争。

这家公司是装饰材料类公司,具有建材和房地产概念。具体业务范围包括生产塑料制品、装饰纸、装饰板、装饰线条、装饰面板及其他家具、建筑、装潢材料和配件等。

据了解,公司两位高管谭洪汝与谢劭庄为夫妇,两人均有香港居留权。 自上市以来,华立股份一路下滑,股价缩水超60%。

成泉资本反复“腾挪”华立股份

16.84亿市值!

这家2017年年初上市的公司,市值一路缩水到不足20亿元,可北京的成泉资本不仅重仓该股,更不断腾挪。

成泉资本持股路数是专盯小市值股票,而且旗下多只产品同时重仓,通常一只产品这个季度买入,下一个季度便全部清仓,尔后再由旗下其他产品继续买入,然后下一个季度清仓卖出·····

让我们看看成泉资本在华立股份中的“反复腾挪”手法:

2017年二季度:成泉资本开始建仓华立股份,旗下成泉尊享一期基金、成泉风险缓冲3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分别买入,分别位列第二和第四大流通股东,总计持股量为41.3万股。

2017年三季度:成泉尊享一期基金全部清仓;三只产品重新建仓,包括:中信信托成泉汇涌八期、成泉汇涌一期基金、中信信托鑫涌成泉;成泉风险缓冲3期进行加仓。上述产品持股总量为228万股,是上一季度持股总量的5倍,“成泉系”占据十大流通股东四席。

2017年四季度:成泉风险缓冲3期全部清仓;成泉汇涌三期基金建仓;中信信托鑫涌成泉加仓;中信信托成泉汇涌八期和成泉汇涌一期基金减仓。值得注意的是,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中首次出现了“北京成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因此“成泉系”占据十大流通股东五席,持股总量增加到259万股。

2018年一季度:上一季度刚进入的“北京成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全部清仓退出!同样在上一季度全部出货的成泉风险缓冲3期再次建仓;成泉汇涌三期基金减仓;中信信托鑫涌成泉和成泉汇涌一期基金持仓不变;成泉汇涌三期基金减仓;中信信托成泉汇涌八期加仓。“成泉系”占据十大流通股东五席,持股总量增加到275万股。

2018年二季度:成泉汇涌三期基金全部清仓;成泉汇涌一期减仓,其余3只基金加仓,持股总量增加为329万股。

看完以上成泉资本眼花缭乱的仓位调整后发现,持股总量一路增加,就是盯上了这家市值已不足20亿的公司。

业绩疑惑

这家北京“最牛私募”反复腾挪华立股份让人生疑!

这家私募董事长胡继光“奔私”前是中信证券资管的老总,但创建私募后老东家中信证券却没有给他发产品!

成泉资本对外宣称的投研理念是“做价值洼地的价值发现者”,但其2018年上半年的业绩却异常惨淡,10只产品中8只产品收益为负,多只产品动态回撤值跌破20%。

华立股份市值缩水超60% 新晋私募大鳄暗度陈仓

今年年初,胡继光还透露了今年布局方向为2016、2017年上市的新股、次新股中的细分行业龙头、未来真正的PE特别低的公司。

但华立股份的业绩表现与成泉资本理念果真一致吗?

华立股份市值缩水超60% 新晋私募大鳄暗度陈仓

8月21日,华立股份2018年中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3.26亿元,同比增长12.86%,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661万元,同比下降10.17%。

从上图可以看出,虽然华立股份营业收入保持季度环比增长,但净利润增速和净资产收益率表现极为不稳定。

华立股份市值缩水超60% 新晋私募大鳄暗度陈仓

如果从装修装饰行业横向对比发现,华立股份在行业内并非具有绝佳价值的潜力股,总市值、净利润、市盈率、市净率、ROE水平等关键指标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更令人生疑的是,在如此一般的业绩表现情况下,2017年年末,华立股份还拿出了“10转10”的高送转方案,对于一家净利润还不足1亿元的上市公司,如此高送转可谓惊人!

去年12月,监管层也发现了这一重大问题,上交所指出高送转方案与实际经营规模和业绩不匹配并向华立股份发出了问询函。

诡异的是,遭到问询后,华立股份立刻将高送转预案调整为“10转4”。

说到这里,不禁要问:成泉资本盯上这家市值低于20亿且净利润不足一亿的公司,究竟要折腾出什么?

本文源自大众证券报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