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P2P >

人人贷怎么算利息的(及贷利息怎么算的)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文 | 瓶子学长


大家好,我是瓶子。

一直还在跟进这个行业,目前重点跟进的平台2家,玖富和爱钱进,纳入常规跟进的平台12家,每周五会跟进这些平台的最新情况,已经很超负荷了。

--

不料,大概从前天(10月15日)开始,陆续有到期的人人贷出借人向瓶子反馈信息。

人人贷15-17日到期标的开始变慢,以往都是到期当日退出,而近两日债转进度一直显示为0。

截至目前,人人贷尚未对此发布声明。

瓶子暂不对该现象作任何评价,只是希望平台能尽早回应当前遇到的情况。

写这篇文章,也只是想给人人贷出借人分享一些我所了解的平台基本面信息。

--

第一,平台压降幅度同地区几乎垫底。

据平台官网数据,截至2020年9月末,人人贷借贷余额250.5亿元,利息余额16.86亿元,当前出借人数18万8065人。

下图为人人贷近两年的存量规模变化。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单看这个变量图可能看不出什么,但和同地区的平台一对比就能发现点什么了。

我统计了一下部分北京平台的压降数据。

行业大概在2018年末和2019年初提出“三降”要求,其中人人贷在接近2年的时间内,存量压降幅度仅26.95%。仅高于东城区的向前金服,和海淀区的有利网相当。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即便和已经出现问题的爱钱进和玖富相比,人人贷的压降幅度也远远不如。

爱钱进压降幅度达到42.15%,玖富普惠压降幅度也在37.16%。

虽然压降幅度较慢,但当前出借人数从2018年末的37万7077人,下降到今年9月末只有18万8065人,期间出借人数下降了一半,意味着近一两年小户们下车较多。

--

第二,资金端和资产端剥离。

网贷分为两块业务,一个向出借人募集资金,一个是向借款人放款。

部分网贷平台会将两块业务放在一个公司主体内进行,例如拍拍贷、玖富、微贷网等;

而有些网贷平台会将两块业务分别放在两家公司主体进行,例如人人贷、爱钱进,包括此前的陆金服。

据人人贷官网显示,人人贷正式员工人数仅21人。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资产端和资金端分开运营,容易导致利润转移的问题。

平台在审计报告中只披露资金端的资产负债表和收入损益表,而网贷业务的收入和利润绝大多数都产生在资产端,收取借款人的“服务费”。

据人人贷2019年审计报告显示,人人贷2019年营业收入15.37亿元,净利润只有6578万元。

其中销售费用8.55亿元,研发费用6.11亿元,审计报告中未披露费用细则,也未披露关联交易部分。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平台虽然完成了实缴资本20亿,但平台账面现金只有1.58亿,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合计超过20亿。

关于应收款和其他应收款的债务人未披露,大概率存在关联交易。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人人贷的资产端为友众信业,在全国有163家分支机构。

但友众信业的现金流及盈利能力无法获知,因此,对于人人贷整体实力未知。

--

第三,逾期率一直为0,代偿金额迅速上升。

据中互金协会数据,人人贷披露的逾期数据一直是0,显然和行业定义的逾期标准不一致。

此外,代偿金额从1年前不到1亿,迅速增长至30亿以上,近一年的代偿金额呈线性增长。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人人贷一直宣称的风险保障计划,和玖富保障计划类似,找的担保公司也是同一家,广东集成融资担保有限公司。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其中规定,《风险保障计划》的偿付以风险保障金专项账户余额为限,若专项账户资金不足,则该保障计划失效。

目前未披露该保障计划的专项账户余额。

--

关于人人贷的一些基本情况就先写这么多吧。

但愿这两天的情况只是虚惊一场吧,不然又有的忙了

--

最后,说几句无关的话。

平台的创始团队像极了爱钱进和拍拍贷,清一色名校毕业的高尖端人才。

人人贷 | 又一平台债转困难

每个平台遇到的行业环境是一样的,受到疫情的影响也是一样的。

但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

一个顺利风险出清了,一个选择了甩锅逃避,一个坚持到现在前途未卜。

这不仅体现了一个人的能力问题,也体现了一个人的道德问题。

晚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