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P2P >

中信证券账号怎么登不上(中信证券怎么取消账号)

在近年券商“佣金战”日趋激烈下,特别是2020年进一步放开海外券商进入门槛后,国内不少经纪型券商在经营上颇感压力。目前来看,国内券商的同质化经营情况直接导致行业内卷现象明显,而业绩考核和“低佣金”压力下,有多家券商基层员工不得不违规经营,譬如以经纪业务为核心的银河证券就有类似问题。据知情人爆料,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不仅有多家营业部存在向第三方机构购买“有效户”的违规行为,且还有营业部借助地方的免税政策,主打大宗减持业务。总部虽多次提示风险,但依然有营业部存在违规现象。

银河证券是业内老牌券商,其投行等业务曾经也做得颇有声色,但随着其他券商的崛起而有所掉队。目前来看,其经纪业务的占比已越来越高。不过,在当前券商“佣金战”日趋激烈下,特别是2020年进一步放开海外券商进入门槛后,国内不少经纪型券商比如银河证券等是颇感压力的,对于他们来说,如何在保证业绩前提下又能在短期内实现快速转型显然是一个亟须解决的难题。

或正是有业绩考核和转型压力,银河证券部分营业部的员工为完成考核任务而不得不自掏腰包“买户”。据知情人爆料,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不仅有多家营业部存在向第三方机构购买“有效户”的违规行为,且有营业部还借助地方的免税政策,主打大宗减持业务(不久前已被叫停)。

行走在灰色地带的“买户”业务

银河证券是一家老牌大型券商,以经纪业务闻名。截至2020年底,银河证券全国有36家分公司、491家营业部。近几年业内大打低佣金战的做法,对其经纪业务冲击很大。可尽管如此,仍有分公司取得了亮眼业绩,譬如其年报数据就显示,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去年营收2亿元,同比增长4成,毛利率达47.3%,同比提高22.4%。在银河证券所列示的20多家分公司中,江苏分公司的毛利率增幅最高。

对于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的出色表现,有知情人士向《红周刊》记者爆料称,银河证券江苏的部分营业部员工为完成增量业绩,存在通过第三方渠道“买户”的情形。从上述知情人士提供的与银河证券江苏某营业部员工桂某的录音等材料来看,如果开“两融”户,“50万起,成本是6%;如果资金量大、超过百万元,则可以把资金成本下调到5.8%”。

具体价格方面,一个有效户200~230元,资金规模不超过300万元,对应满足的考核标准为“20个交易日内,日均交易金额>;;;1万元”;如果需要开通“两融”功能,则再加300元;如果券商考核对客户中大户的要求比较高,比如账户资金规模需要超过300万元,则再收取1000元。双方若初步谈妥后,三方再把相关券商员工的开户二维码展示在导流公号中。

除了上述合作模式外,也可选择仅限于一段时间内的合作,比如开户两个月后撤出资金。如果需要继续交易,则再收取额外费用。

对此,记者以业内人士的身份咨询了多位三方人士。有三方人士介绍,通过其开户佣金很低,“股票万1免5,取消最低5元收费,场内基金万0.6免5,可转债万0.5免5”。

另一位女士也透露,“3月份时,银河证券找我合作的情况最多,和江苏分公司、北京分公司都做得不少。”她表示,可以开有效户,但是开通“两融”功能比较困难。

《红周刊》记者手中的录音内容显示,合规是双方合作的重中之重,“原本就是灰色地带,尽量避免被投诉”。桂某也特意叮嘱:“不要在公号或网页上以低成本的方式来吸引流量,避免出现‘银河证券万一免五’等信息”。如果风险大、有同行等投诉,就赶紧中断合作。

实际上,这种通过第三方渠道获客的现象在业内并不罕见。上述采访对象也透露,和海通证券的合作也比较多;另外去年以来,多地证监局也对国元证券、爱建证券部分员工“委托他人从事客户招揽活动”的情形,作出了处罚。

其实,按照证监会多年前发布的《关于调整证券交易佣金收取标准的通知》的要求,“A股、证券投资基金每笔交易佣金不足5元的,按5元收取;B股每笔交易佣金不足1美元或5港元的,按1美元或5港元收取。”而券商“佣金战”中,实际操作时往往会打出“万一免五”的噱头,显然这是有违规之嫌的。而一旦被监管部门查实,会要求券商把佣金上调至合理水平,否则券商就可能被重罚。

记者了解到,在实操过程中,前几年很多券商都有“万一免五”优惠,在2020年随着监管收紧,此前基本公开的优惠已由明面变成了私下,不在公开宣传,只在拉客户时私下提到“万一免五”的优惠。不过,低佣获客的风险在于,可能或突破了券商的成本底线,做了一些“赔本赚吆喝”的事。

中信证券员工蔡先生曾向《红周刊》记者解释过,券商经纪业务的成本主要有:人力成本+营业部成本+税费。“税费的核心是印花税,投资者卖出时需要缴纳1/1000的印花税;营业部成本,包括店面、网络等,其中一二线城市的营业部租金本就很高,尤其是北上广深的营业部,出于企业形象的考虑,往往会选择市区内交通枢纽附近的办公室,年均租金都在几十万元左右;人力成本也是硬性支出”。因此一般来说,互联网开户往往给客户安排的是偏远地区的中小型券商营业部,以降低成本。

对于低佣金的问题,此前《红周刊》也曾报道过,有银河证券员工王经理就向记者大吐苦水:“很多大型券商,存量客户特别多,但是对一些新成立的公司,由于没有客户资源,就只能跟大券商拼价格。像我们的佣金万分之3,如按网络开户的比例收取佣金,基层员工收入就会少很多”,特别是近几年券商业内大打“佣金战”,有些老客户也在要求降低佣金,令员工压力很大。

总部曾多次提示风险

基层员工却有苦难言

对于“买户”业务以及其存在的风险,爆料者提供的内部通知等材料显示,银河证券财富管理总部在2020年底就曾通知全部分公司和营业部,并抄送梁世鹏(合规总监)、罗黎明(银河证券执委会委员)等高层,就“规范平台广告宣传,防范第三方揽客”作出《合规提示》。《提示》指出,“近期公司接到来自不同渠道的反映,个别营业部或员工存在违规委托第三方招揽或服务客户,公开宣传低佣等问题,已被监管部门关注并有可能受到监管处罚”。

《提示》显示,“某营业部以150元~500元不等的价格向第三方购买账户,实际由第三方招揽、服务客户,营业部及员工本身并未做任何营销、服务工作”;“某营业部在网上做广告,公开宣传本营业部‘万一免五’,并面向全国招揽客户”……

与第三方合作付出的资金来自哪里?前述人士透露,江苏分公司不少营业部会从员工年终奖中拨出部分资金,以此与第三方合作。不过这样一来,也让很多员工有了怨言。

知情人士透露,虽然通过第三方买户头,但合作渠道的质量还是比较高的,大部分都是有效账户,也就是客户后续还会持续交易(合作期内),而非仅仅开户后注入一笔资金就不再有交易,当然,开户前中后的服务都转给了第三方,而这些工作原本应该由券商来承担的。

前述爆料人士指出,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不少营业部都在如此操作,特别是南京双龙大道、南京花神大道、南京洪武路营业部是最为明显的。

但按照《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第33条的要求:“证券公司不得违反规定委托其他单位或者个人进行客户招揽、客户服务、产品销售活动”;《证券公司网上证券信息系统技术指引》第54条也要求:“证券公司不得向第三方运营的客户端提供网上证券服务端与证券交易相关的接口。证券交易指令必须在证券公司自主控制的系统内全程处理”。

同样,银河证券内部也有相应提示要求:“严禁委托其他单位或个人进行客户招揽、客户服务、产品销售活动”,“为避免出现违规及恶性竞争问题,禁止通过公开宣传低佣、免五等方式招揽客户”。

“买户不是个别现象,一定程度上是普遍存在的。”有银河证券某员工向《红周刊》记者坦言,只要还持续公布股民开户数,考核机制就会逼迫券商员工去买户。尽管客观上,新增开户数已是投资者、监管层、金融机构感知股市冷暖的重要指标。

不过,对于向第三方揽客问题,此前已有券商被处罚。譬如今年3月,青岛证监局公告:爱建证券青岛分公司违规通过第三方公众号从事客户营销活动,分公司时任负责人及员工在不具备证券投顾资格的情况下,通过微信群向客户提供具有证券投资建议内容的服务。由于存在上述违规问题,证监局对爱建证券青岛分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

小营业部大宗减持生意火热

因避税问题被叫停?

除了向第三方揽客的问题,据知情人士爆料,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个别营业部在大宗交易上的操作也存在一定的争议之处,尤其是银河证券连云港灌云营业部。援引tetegu.com等网站的不完全统计,以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为例,从2019年11月~2021年4月,该营业部作为卖方参与了博晖创新、大洋电机等约20家上市公司近50笔大宗交易。据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实际减持规模已达数十亿元。

《红周刊》记者在证券业协会官网看到,在连云港下辖的3区+3县中,券商基本上都把营业部布置在海州区、连云区,罕有下沉到县城。之所以如此,一定程度上从宏观数据上也能得到相应解释:海州区、连云区的GDP数据、人均收入均在连云港内部居于前列,而灌云县的人均收入、人口规模在连云港内居于尾部。

银河证券在连云港有两个营业部,分别是连云港通灌南路营业部和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其是极少数把营业部下沉到县城的券商,而银河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还是灌云县唯一的券商营业部。据连云港政府官网通稿,灌云县曾在2017年和银河证券江苏分公司签署战略协议,彼时银河证券投行部总经理发言:将为灌云企业提供上市融资、股权投资、资产证券化、债券融资等全方位的服务。

工商信息显示,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原负责人为周旭杰,其在2019年底改任公司南京花神大道营业部负责人。观察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员工数据,在周离职时,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的从业人员仅有4人,花神大道营业部的员工仅为12人。总体来看,周应是“高升”了。

令人奇怪的是,员工人数不多的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虽然在大宗交易上表现活跃,但从来没有出现在龙虎榜上。换言之,该营业部的业务重心是偏向大宗交易,而非经纪业务的,客户中也罕有游资和牛散。前述知情人士指出,连云港当地的营业部之所以能在大宗减持方面做得风生水起,关键原因就在于税收优惠。

据悉,所谓“个人限售股减持税收优惠”是指:按照国家税务规定,对上市公司股东减持股份后足额收取个人所得税,缴税后,个人得到税务部门出具的完税证明,再由中介向当地财政部门申请一定的财政奖励。按国家税收规定,个人限售股减持需要交纳应纳税所得额的20%,地方和中央按40%:60%比例分配所得税收,即8%归地方、12%归中央,而地方财政部门再从本应分配给属地的4成税收中、拨出部分资金返给营业部或员工。

本质上,该类业务就是“税收洼地”的套利。地方政府为了完成财政收入考核,利用财政奖励吸引全国的上市公司股东在其属地减持,以完成财政收入指标,而券商也因地方政府给出的财政优惠政策,可较为容易地开拓客户,收取高额交易佣金。

其实,对于券商和地方政府合作,利用税收优惠承揽股票减持的业务模式,相关部门也有相应的处罚制度。譬如2018年,财政部浙江专员办向浙江省领导上报的《对部分县市限售股减持实行奖励的财税优惠政策应予制止》文件,就得到了时任省领导的批示;财政部福建专员办也在开展“限售股财税政策核查”活动中,发现了“部分市、县(区)为做大财政收入,不同程度存在出台个人限售股减持优惠政策情况”,并给予了一定处理。

该业务避税的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前述知情人士透露,政府在财政审计中发现问题后,目前已叫停了税收优惠。“不久前银河总部也叫停了这项业务。”公开信息显示,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5月份至今再无新的大宗减持业务。

《红周刊》记者以业内人士的身份致电灌云人民中路营业部总经理徐先生,他表示“目前已经不再做大宗交易业务”,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减持新规”突然出台后,银河证券曾适时推荐过“金大宗”“买入转售”两种减持方案,由银河证券来提供报价和流动性服务,降低了减持难度,但如此做法也引起了市场和舆论的瞩目。

本文源自证券市场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