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理财产品 >

增值税改革后理财产品增值税征税方式分析

增值税改革后理财产品增值税征税方式分析

赵国庆-财税星空

最近和江苏银行、交通银行、平安银行、南京证券等多家外资小型金融机构的财务人员交流时,大家不约而同地问我以后应该做什么理财产品?业务改革。征收增值税。企业购买建行和证券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是否需要缴纳增值税?一些四大金融合作伙伴也在写文章分析理财产品的增值税。网上的一些税务局也做出了回应。例如,上海市税务局认为,企业认购保本理财产品的利润应按月按揭利息计征增值税。此外,一些税务局还对企业订购的各类理财产品是否征收增值税作出了原则。企业订购的理财产品为保本型的,应按抵押服务征收增值税。如果没有保证,则视为投资活动,不收取增值税。另外,有的税务机关认为,即使公司订购的是非保本理财产品,但由于36号文认为其他金融产品不按月征税,我也可以对销售的金融产品征收增值税。产品。总之,网上的说法五花八门,似乎每个人都有一定的理由,但没有一个有完整的理由。

对于理财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的流转税征收,在营业税下,是一个乱账。而在增值税下理财产品交增值税吗,如果我们仍然停留在法律规定的表面,扣除各种词语,而不是深入分析理财产品背后的法律关系,我们就不会了解我的利率市场。国家背后诞生了各种理财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大的机构背景,永远无法在机构层面妥善解决理财产品的增值税问题。

关于理财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流转税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伴随着中国金融管制的放松。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背景下,由于我国实行金融业分业监管模式,金融机构是中国农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进行业务创新带来的新问题。随着我国金融机构通过各种金融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进行跨境套利,我国影子建设银行的规模也在不断缩小。德意志银行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白银银行近四年复合年增长率达46%至21万亿元,占银行业总资产的10%。这是理财产品流转税问题诞生的一大制度背景。

2010年我分析了上一篇税务机关需要关注金融机构对营业税的侵蚀,尤其是农行金融创新业务。例如,原建设银行A直接向M公司发放抵押贷款,建设银行A获得的月利息需缴纳营业税。但是,CCB A 现在使用信托作为渠道,通过订购单一信托计划向 M 公司提供贷款。此时,建行获得的利润已经从月息变成了信托商品的投资收益。这些利润一部分由建行投入行业,一部分由建行投入投资。在收入方面。除了建行经营这些商业利益的动机和监管套利之外,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农业银行通过这些渠道实现利润的转变将如何影响营业税。

金融机构发行的理财产品大致可分为保本理财产品和非保本理财产品。发行机构发行的保本金融产品作为表内资产核算,保本金融产品作为表外资产核算。理财产品增值税实际上需要回答两个问题:

1、理财产品订购人获得的理财产品的赎回和转让利润是否需要征收增值税

2、财产品的发行人是否将发行金融产品募集到的资金用于投资业务,是否需要征收增值税

回答这两个问题,需要我们结合中国金融监管的整体制度背景,深入分析各类理财产品背后的投资者与发行人的法律关系,才能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对于保本理财产品,营业税项下,我之前与一些市税务机关进行了沟通。我个人觉得,对于保本理财产品,银行作为发行人,会在桌面上发行保本理财产品。它作为结构性存款入账。因此,银行筹集的用于投资的这部分资金,需要银行征收营业税(增值税改革后的增值税)。我国利率市场化正在逐步推进。先放开贷款利率市场化,再放开存款利率市场化。因此,我们认为保本理财产品可以看作是我国监管机构在全面放开存款利率市场化之前,允许各类建设银行通过发行保本理财产品吸收存款的一种尝试。因此,从本质上讲,银行发行保本理财产品实际上可以看作是在我国存款利率市场化全面实施之前,银行以约定的欺诈贷款为代价向企业、机构和个人吸纳。根据自己的盈利能力自行决定。一种存款方式。如果你认为企业、机构和个人认购建行保本理财产品的利润属于抵押服务,那么你的税收就是企业和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向建行贷款。这种理解不符合中国。金融监管的现实也违背了你的常识。同时,该行发行的保本理财产品已上表。募集资金投资已预缴营业税(营改增后增值税)。税)存在双重征税问题。因此,我个人认为,将企事业单位订购的保本理财产品视为存款关系,将保本理财产品的利润视为存款月息免征营业税(增值税后增值税),应该是非常有用的。增值税改革)。很有道理。

对于非保本理财产品,包括各类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基金子公司专项管理计划,证券投资基金是否需要征收增值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营改增后理财产品增值税的征税方法的探讨

其实,当我们要回答非保本理财产品的增值税问题时,首先要回答的是订购者和发行者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律关系。明确后,下一步将界定这些理财产品、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和证券投资基金本身属于增值项下的“纳税主体”还是“非纳税主体”。税。

比如目前证券投资基金有两种理财产品交增值税吗,一种是合约型证券投资基金,一种是公司证券投资基金。例如,巴菲特的哈撒韦基金就是一个企业基金。这样,购买方和发行方实质上是一种投资关系。作为基金的股东,购买者获得投资收益。此时,基金本身作为法人实体,应为增值税项下的独立应税实体(如征收)。如果其投资范围属于增值税征收范围,则该基金必须缴纳增值税。

但是,在我国,非保本基金、信托计划、资产管理计划和证券投资基金,包括私募基金,基本上是契约关系,即委托方以信托为基础,基金交由发行人发行本计划委托特定管理人进行投资管理。管理人按照合同约定向认购人提供投资管理服务后,只需支付管理费即可。购买方与金融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之间不存在投资关系。

此时,订购者、理财产品、资管计划之间的法律关系如何划分?理财产品和资产管理计划的纳税人身份如何划分?考虑与其他法律法规(如《证券投资基金法》、《信托法》、《证券法》)相协调。例如,《证券投资基金法》第八条规定,基金财产投资的相关税费由基金份额持有人承担,基金管理人或者其他扣缴义务人按照国家有关税收规定代扣代缴。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将契约型证券投资基金在税收上视为纳税人,即基金本身不作为纳税人,而是作为扣缴义务人承担相关税费的法定缴纳义务。投资基金投资表格所有相关税费由订货方承担。从这个角度看,财税[2021]36号规定,证券投资基金(封闭式证券投资基金、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利用资金买卖股票、债券,免征增值税。合适的。因为证券投资基金本身不是增值税的纳税主体,也没有纳税义务,所以怎么能说是免税的。

实际上,在税收政策上,应该考虑与其他相关法律的协调,即信托、非保本理财产品、资产管理计划不应被视为纳税人,而应被视为纳税人。作为纳税人,但他们必须被视为纳税人。承担相关税费法定缴纳义务的规定。有人要问了,哪些证券投资基金免征增值税,其他的为什么不免征,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是的,我们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在这里,其实我们需要对这类非保本理财产品(资产管理计划、合约投资基金)进行进一步的分类:

1、标准化产品

2、非标产品

我个人觉得,如果这类非保本理财产品(资产管理计划、合约投资基金)标准化,就会被当作理财产品来对待。对于订购者买卖(申购、赎回)此类金融产品所取得的利润,按买卖金融产品征收增值税。此时,非保本型理财产品(资产管理计划、合同投资基金)将免征增值税的法定缴纳。义务。因此,对于证券投资基金中的封闭式基金和开放式基金,由于其标准化,我们需要对其购买者购买和出售(购买和赎回)基金征收增值税,所以我们免征免除其法定的增值税缴纳义务。非封闭式基金和开放式基金免征增值税。这个逻辑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你为什么要对股票交易征收增值税,而不是对股权交易征收增值税。你对可转换债券的销售征收增值税,但对债务转让不征收增值税,关键是它们是否作为金融产品进行了规范。因此,36号文将理财产品、信托等资产管理计划列为其他金融产品,在逻辑上是不自洽的。

对于非保本理财产品(资产管理计划、合约投资基金),如果不规范且属于非保本产品,我们将不免除非保本理财产品的增值(资产管理计划、合同投资基金) 法定缴纳税款义务,这些单位需依法缴纳增值税。此时,购买者获得的赎回利润已经是扣税后的收入,不存在再次征收增值税的问题。因此,我仍然指出,如何对各种非标资产管理计划、投资基金或资产管理计划征收增值税需要看两个问题:

1、标的资产是什么,标的资产的利润是否属于增值税的范围;

2、谁来真正承担基础资产的风险?在此基础上,确定资产管理计划、非保本理财产品的订购主体、买卖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在此基础上确定征税原则。

此时,对于此类非标基金和资产管理,我们是在投资和盈利时缴纳增值税,还是在实际兑现订单方利润时征收增值税,或者我们一直在豁免此类非标基金和资产管理?增值税缴纳义务仍由订货人自行征收,单一计划和集体计划的征税原则可能不同。我个人觉得,现阶段最好按照规范证券投资基金增值税新政暂行实施非规范集合计划。对于单一方案,先探索增值税的缴纳方式和征管方式。

金融行业管理不确定性,最怕的就是各种不能怕的不确定性。因此,逐步、稳妥地组织对影子银行和各项金融创新的增值税征收管理,而不是现行的36号文件将所有资产管理计划都列为金融产品,造成理解和执行上的不一致。各个地区的新政。金融机构业务带来的税收政策不确定性越来越稳定。

营改增后理财产品增值税的征税方法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