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民法典实施后金融案件审理中民间借贷利率“新旧降”有变化

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正式颁布。

在民法典实施的同时,最高人民法院也于2021年12月31日发布了一系列配套司法解释,包括对《关于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二次修改和审查》 《民间借贷案件审理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条例》(以下简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申请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等。专家认为,及时修订和颁布相关司法解释是保障民法典实施的关键。

《民法典》正式实施后,金融案件的审理发生了一些变化...... .

实际借款利率远高于约定利率

2021年1月4日,上海金融法院以《民法典》二审首次审结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裁定抵押机构有义务明确披露实际利率在抵押协议中,因抵押机构未披露按实际利率支付的月利息,超过约定利率的部分予以退还。本案的判决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

本案中,贷款协议约定的利率为11.88%,但实际利率却高达20.94%。 2021年9月,田周与中原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信托”)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田周欠中原信托600万元及贷款期限是 8 年。具体贷款利率以《还款表》为准,年均利率为11.88%。还款形式为分期贷款,《还款时间表》规定了每月还本付息和剩余本金金额。

按照约定,田和周如期归还了15期本金。随后,田、周提前还款,实际还本付息740万元以上。田和周认为实际利率高达20.94%,远低于约定的11.88%,中原信托在履约过程中并未披露实际利率。欠款协议民间金融利率,遂提起诉讼,要求中原信托退还多收的月利息88万余元及占用资金的月利息损失。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还款表》列明了本金总额及各期还款剩余本息,并经借款人签字确认。因此,不存在隐瞒利率、周某的诉讼请求和田某的诉讼请求。田、周不服二审判决,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再审,请求撤销二审判决,依法判处支持二审诉讼请求。

贷款机构每月返还84万元利息

上海金融法院经审理认定,本案《还款表》仅列明各期本息及剩余本金金额,既未列明实际利率,也未列明月度利息支出或其预估值。方法。如果普通人没有会计或金融专业知识,他们很难通过短期阅读发现实际利率与协议第一部分规定的利率之间的差异,也无法验证实际利率自己打分。因此,《还款表》不足以明确欠款协议的实际利率。

贷款协议的第一部分规定平均年利率为11.88%,还规定还款形式为分期还款。借款人建议以11.88%为利率,以剩余本息为基数估算每月利息。这符合普通理性人的普遍理解,也符合交易习惯和诚信原则,应予支持。

据此,上海金融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撤销原判,将判决变更为中原信托,退还田、周每月支付的逾84万元利息。法官认为,本案着眼于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推动金融机构开展实体经济金融服务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如何追溯申请成为焦点

值得注意的是,中原信托案发生在2021年,为何适用于新实施的《民法典》?从法院的角度来看,这涉及到民法典的追溯问题。

上海金融法院审判组组长沉竹英分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明确规定:“本协议实施前签订的协议民法典规定了当事人未履行格式条款的提示民间金融利率,或者规定了义务。关于格式条款效力的认定,适用民法典第496条的规定。”因此,本条款对民法典施行前签订的协议具有追溯效力。

而《民法典》第496条以《合同法》第39条为基础,吸收、借鉴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合同法》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将及时解释将格式条款提供者的义务扩展为“与对方有重大利益关系的条款”,进一步明确了不履行义务时的法律后果。

还有追溯适用的问题,最高法于2021年8月20日首次修订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也是如此。本版《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明确了“如果贷款行为发生在2021年8月20日前,则可以参照胜诉时一年期LPR的4倍确定保障利率上限。”四 发布后 一个多月来,地方法院受理的多起民间借贷案件均以LPR为4倍进行判决,但不同地区法院的分析不尽相同,大量“不同判决”同样的案例”出现。

司法界有人士强调,该规定具有一定的追溯力,在一定程度上违反了“法律不溯及既往”的法律原则。因此,它在工业界和学术界遭受的损失更大。争议。

破解民间借贷“同案不同判”

萨克研究院中层研究员苏小瑞表示,过去四个月,《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给金融业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判断导致痛苦。

在《民法典》正式公布前夕,最高人民法院对《民间借贷司法解释》进行了修订和重新审查。新版司法解释对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作出“新旧削减”:明确“对于2021年8月20日以后新受理的民间借贷二审案件,借贷协议为2021 年 8 月 20 日前成立,当事人请求适用当时的司法解释对协议成立至 2021 年 8 月 19 日的月息部门进行估算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对于 8 月 20 日起的月息, 2021年至欠款退还之日,适用投诉时预计的利率保障标准。”

广东君研律师事务所律师吴伟军强调,新司法解释明确“本司法解释”不具有“追溯力”,即2021年8月19日前发生的民间借贷,若被诉被诉至法院,可按双方约定的利率予以支持(支持利率上限为24%,已履行的视为自然债务部分)至2021年8月19日, 2021年8月20日 新修订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初期,并非以现行利率上限15.4%为基础的一刀切保护。

吴伟军认为,此前司法解释的修改没有明确法律的追溯适用,遵循了“法律不具有追溯力”的法律理念。更加公平,双方的权益将得到进一步保障。

“本次修订主要针对现有案例。”苏小瑞认为,此次“打补丁”行动无疑会给市场注入一剂良药,有效遏制部分恶意逃债者。

就金融业而言,未来要积极应对降低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引导市场整体利率下行,做好精细化客户操作。至于金融机构能否区别于民间借贷,从而“独立议息”,未来可能需要出台更多配套法律法规。

记者于涵

海量资讯,精准分析,尽在新浪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