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互联网金融支付给央行支付结算系统带来的风险及应对

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爆发式下滑的一年,被业界称为“互联网金融发展元年”。今年,随着中国联通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搜索引擎的发展,以第三方支付、P2P网络借贷、众筹、互联网财富管理为主要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发展迅速,市场规模持续扩大。扩张。服务实体数量不断增加。互联网金融巨大的市场容纳空间、高度融合的行业生态、便捷的金融服务能力以及对金融创新者的强大吸引力,使得三胎市场受到热烈青睐。其中,基于第三方支付的互联网支付作为一种全新的创新方式应运而生。

第三方支付发展现状

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迅速缩小。第三方支付市场规模从2009年的3万亿元快速下降到2021年的23.3万亿,虽然同比增速持续提升,但仍保持10%以上的增速据测算,2009年至2021年的5年间,年均增长率保持在135.33%。

第三方互联网支付的迅速衰落。随着我国电子商务环境的持续优势、支付场景的不断丰富以及金融创新的积极开展,在线支付服务实现了快速下滑。因此,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互联网支付服务得到了快速发展。统计显示,2021年我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将达到11.8万亿元,同比增长56.3%。从2007年到2021年的八年间,年均增长率保持在18.86倍。预计到2021年,我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规模将达到22万亿元。

第三方互联网支付交易的规模和结构略有变化。 2007年至2021年的8年间,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市场规模保持年均18.86倍的增长速度,配额市场份额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支付宝和网上银行的市场份额比较大,两者合计占统计的80%以上,仅支付宝就占了60%左右的市场份额。

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变得更大。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规模从2013年3月的425.80亿元迅速下降到2021年3月的20015.60亿元,2013年至2021年两年的年均增长率. 增速保持在23倍,说明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增速快于中国第三方互联网支付市场增速。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系统的发展和运行状况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系统是我国支付系统的骨干,由大额实时支付系统、小额支付系统、全国支票影像交换系统、本外币支付系统,同城票据兑换系统。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印发的《2021年支付系统总体运行情况》,2021年,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系统将共处理59.960亿笔支付交易,金额3135.25万亿元。

大额实时支付系统是中国人民银行运营的中国现代支付系统的主要应用系统之一。于2005年6月底在省内完成。系统实时发送支付指令,实时一笔,全额结清资金,只办理信用支付业务。主要为银行业金融机构、企事业单位、金融市场提供支付清算服务。已成为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跨行支付的主要渠道和连接各银行业金融机构支付清算渠道的枢纽。大额支付系统的参与者几乎覆盖了全省所有银行业金融机构。 2021年大额实时支付系统处理业务7.890亿,金额2 952.06万亿元,同比下降10.70%和25.79% 分别。日均加工业务316.8000万,金额118 556.490亿元。

小批量支付系统是中国人民银行运营的中国现代支付系统的又一应用系统。 2006年6月底在省内建成。系统批量发送支付指令,网净结算资金,可办理贷记卡和借记卡支付业务,可支持各种支付工具的使用。主要为社会提供低成本、大批量的支付结算服务,满足公众日常消费支付需求。系统实行“7×24小时”运行,可以不间断地提供支付服务。 2021年小批量支付系统将处理18.350亿笔交易,交易金额24.94万亿元,同比减少27.82%和12.98%分别。日均处理业务506.9800万笔交易,金额688.960亿元。

同城票据交换系统由中国人民银行分行组织运营。主要处理以汇票为基础的支付工具的兑换、清算和净额结算。同城清算系统主要处理同城信用支付业务和定期借记支付业务的分拣和净额业务。全国各区级以上城市建立了同城清算所,地市建立了同城清算系统。 2021年同城清算系统共处理3.950亿笔交易,金额124.34万亿元,同比减少2.96%和96.分别为 67%。日均处理业务158.7000万笔交易,金额4993.430亿元。

境内外币支付系统是中国人民银行建设的支持多币种业务的全国外币实时全值结算系统。为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和外币清算机构提供外币支付服务。支持港币、港币、日元、欧元、澳元、加元、英镑、瑞士法郎等8种货币的支付结算。资金结算由建行代理办理。 2021年国内外币支付系统共处理207.8800万笔交易,交易金额9062.040亿美元(约57002.020亿元人民币),一年——同比下降8.76%。还有5.25%。日均处理业务0.8300万笔交易,金额36.390亿美元(约228.920亿人民币)。

全国支票图像交换系统是综合利用影像技术、支付密码等技术,将纸质收据转换为图像和电子信息,实现纸质收据的盗用,利用信息网络技术将收据图像和电子信息进行传输的系统。向开证行开户行清算信息提示付款,实现全国范围的收款业务处理系统。影像交换系统用于处理建行机构的跨行、同业收款影像信息交换,资金结算通过小额支付系统进行处理。 2021年全国支票影像交换系统共处理896.07万笔交易,交易金额4477.79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4.38%和14.92% - 同比。日均处理业务2.4800万笔交易,金额12.370亿元。

其中,网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统业务下滑较快。截至2021年底,共有161家机构接入网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统。 2021年,网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统共处理29.660亿笔交易,交易金额27.76万亿元,同比下降80.92%,分别为 56.03%。日均处理业务819.2100万笔交易,交易金额766.750亿元。

互联网金融支付带来的风险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重要支付系统核心原则》,支付系统风险主要包括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和系统性风险。各种风险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传导性和方向性。流动性风险是源头。一旦发生系统性风险,不仅会严重影响金融稳定,甚至会导致经济运行出现重大波动。流动性风险

对于互联网金融机构而言,流动性风险是指互联网金融公司在特定时间点没有足够的资金支付或满足客户需求的风险。以频发“事故”的P2P行业为例。由于平台自有资金占比较低,营运资金主要来自借款。随着资金规模的快速扩张和监管不力,资金用途变化现象十分突出。投资于高风险、高利润的项目。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改革阶段,在经济下行压力下,高风险投资的失败率不断上升,呆坏账率也迅速下降。 P2P行业容易“跑路”,成为非法集资、融资的集中区。据统计,截至2021年12月,我国共有1302家P2P平台倒闭,668家倒闭。 2021年1月,知名P2P平台企业e组宝被警方认定为非法集资,仅一年半时间,涉案金额就超过500亿元。

信用风险

在传统金融体系中,信用风险又称违约风险,是指交易对手不能履行约定合同中的义务而造成经济损失的风险,即受托人不能履行其责任的风险。偿还本金和应计利息并让授信人预期利润与实际利润出现偏差的可能性是财务风险的主要类型。具体到互联网金融机构,信用风险是指互联网金融交易者在合同到期日未完全履行义务的风险。在现有的互联网金融交易中,由于其独特的虚拟化特征、交易各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以及交易者的信用问题,我国互联网金融交易的信用风险已经凸显。现阶段,我国互联网金融发展迅速,但参与者信用体系建设十分滞后,信用问题突出。例如,在信息收集过程中,交易者往往隐瞒不利信息,提供虚假信息。而且,现有的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的基础数据库中没有包括互联网金融机构。

操作风险

在传统银行业务中,操作风险主要是指由于技术缺陷、系统故障、人为错误或程序控制不完善而导致的风险。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传统的签名盖章方式已经被电子签名方式所取代。由于互联网本身的虚拟性和开放性,电子签名形式的可靠性完全取决于互联网金融本身的安全性和严谨性。如果交易主体不了解电子签名格式的操作流程,最有可能发生不当操作互联网金融 支付清算,从而造成相应的风险。同时,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和金融网络互联互通的迅速扩大,操作风险很容易成为大规模或系统性风险,造成重大社会影响。巴林的破产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

系统性风险

在互联网金融支付环节,交易者需要将实物资金从工商银行账户划转至互联网金融支付平台账户。交易收付存在时差,随着业务量的快速扩张,互联网金融支付账户中的资金沉淀越来越大,因此,客户资金被挪用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以e-zubao为例,就是通过P2P平台,在短时间内以高额利润吸引大量资金。资金被非法套利亏损后,资金链断裂互联网金融 支付清算,全省7万人受害。虽然目前互联网金融支付机构的客户准备金制度已经完善,但互联网金融支付机构散布虚假交易,挪用客户准备金,直接跳过托管银行的监管。 P2P平台系统性风险一旦发生,势必造成摊销,对其清算行和客户准备金托管行造成重大影响。以此为出入口,将对整个支付清算系统造成系统性影响。

加强风险管理的对策建议

建立标准,严控流动性风险。作为支付系统的监管者,中央银行通常通过制定和实施适当的规则和标准,在支付系统的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重要支付系统核心原则》第九条强调,支付系统应制定客观开放的参与标准,允许系统准入公平开放。为此,中国人民银行要会同三委等监管机构,尽快研究制定互联网金融支付准入标准和监管规则,明确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法律边界。同时,监管部门要加强协调配合,建立统计分析指标体系,测试互联金融机构的资质、支付能力、日常经营和资金流向,对其流动性进行风险评估,依法合规开展监管。互联网金融机构。确保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系统安全稳定运行的处罚措施。

开展互联网征信,严控信用风险。一是扩大全国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和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的范围和功能,将互联网金融机构纳入征信系统,记录互联网金融机构业务经营的信用状况,并解决因征信不足而导致的问题。信息不对称问题对P2P平台的规范和约束具有重要意义。二是鼓励互联网金融机构自身发展互联网征信。例如,大型互联网金融企业阿里巴巴集团申请征信牌照,并基于自有电子商务和支付平台的“大数据”构建互联网征信数据库,开展客户风险评估。一些P2P网贷平台也开始建设征信数据库,如拍拍贷、安融汇众、平安集团通板街、人人贷等,这些数据在深度和广度上并不统一,需要进一步集中、规范,并相互关联。三是发展独立的第三方专业互联网金融征信机构,如上海征信、安融汇众等,以互联网金融平台中小微企业和个人征信为重点,针对网贷平台风控需求定制风控模型。

提升信息安全水平,严控运营风险。一是防止计算机网络病毒和木马在互联网上的传播和传播。这种技术风险可能会导致整个制度体系的崩溃。同时,加强密钥管理,完善数字证书机制,利用加密技术保障互联网金融交易的操作安全。二是增强系统容量,提高抗冲击能力。在互联网金融交易中,容易出现海量的线上交易集中。数据量远超每日基准数据,造成系统不稳定甚至关机。例如,网站页面崩溃和订单被放置在“双十一”促销中。系统无法开通、支付系统瘫痪等。借助交易大数据和云估算系统,可以合理分配高峰流量,提高系统交易的冗余度。三是加强数据安全,消除国家安全威胁。互联网已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比如日本“棱镜门”的斯诺登风暴就体现了信息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基石。互联网金融支付数据是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商业秘密,是国家信息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一部分不仅是为了避免商业黑客窃取机密,而且是为了避免敌对势力的入侵和破坏。

坚守底线,严控系统性风险。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稳定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充分必要条件。我国现在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时期。在经济下行三个阶段叠加的压力下,各种金融风险将不断涌现。加之互联网金融的飞速发展,金融创新层出不穷,而风险的模式和形式也并不陌生。解读面,这些都给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带来了高度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一旦发生、蔓延、扩大,就会引发系统性风险,不仅会对我国的支付体系造成重大冲击,也会对经济社会造成重大影响。因此,防范和控制系统性风险,首先要发现和防范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这时候,就是微基础了。同时,要对混乱的P2P平台、涉嫌非法集资的众筹平台、涉嫌洗钱盗窃的互联网支付交易等可能存在系统性风险的互联网金融重点领域加大专项整治和专项打击力度。 . 坚守不存在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抚顺市中心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