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专访周长青:长江产业基金的核心优势在于市场化

摘要

【周长青专访:长江产业基金的核心优势在于市场化】长江产业基金的亮点和核心优势不是400亿元,而是“市场化”。

长江产业基金的亮点和核心优势不是400亿元,而是“市场化”。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前,湖北省财政厅副厅长周长青在办公室笔记本前更改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以下简称“长江产业基金”)。他早上刚刚结束了会议。关于该基金的定期会议。

周长青几个多月的工作重点放在了黄河产业基金的筹备和推广上。

2021年底,湖北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启动; 2021年4月7日,首届冬季路演将在上海举行,这也是涵江产业基金在省内的首次亮相。

这支“翻身”的产业基金亮点多多:400亿元的大型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形式引入管理机构、混合所有制湖北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产业基金公司”的成立),对市场投资规模的想象力……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周常青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详细介绍了黄河产业基金的规划意向、现状和未来愿景。

资金分配不是“切披萨”

《21世纪》:长江产业基金首场路演披露,锁定23只基金,基金总规模1300亿元。第一次公开路演效果如何?

周长青:我们想通过长江产业基金搭建一个平台,找团队找项目,找团队找基金,找项目找基金。通过该基金,可以发现省内优质、高成长的企业,吸引更多更好的新兴产业项目落地广东,推动湖南产业转型升级。路演活动采用了两种方式,类似于“如果你是那个”,一种是本土企业同台,投资者买进;二是投资者将项目带到同一阶段,各个省市的开发区和招商局相互竞争。

目前反馈良好,基本达到预期效果。一是吸引众多基金管理人参与,营造资金聚集氛围;二是路演展示的项目可落地广东,作为招商引资平台。

《21世纪》:长江产业基金作为政府引导基金的引导是什么?采用什么方式持有投资?

周长青:政府引导基金至少要在三个方面发挥引导作用。一是引导信心。政府引导基金可以根据需要以不同方式参与基金准备,通过“劣+优”的方式给予市场主体信心。二是引导产业落地,以资本为媒介,引进人才、技术、市场、品牌、商业模式、管理方法等必要资源和重大项目,以实现“一带一路”建设目标。培育产业。三是引导市场。当市场失灵时,政府引导基金必须通过参与、引导和调整利益来调动社会投资者的积极性。

湖北金融办胡俊明简历_省金融办初明锋简历_湖北省金融办周常青

政府引导资金原则上不直接投资于项目,主要投资于基金中的资金。

400亿元引导基金的分配不是“披萨削减”,而是市场导向的行为。各地和企业能否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不取决于公关能力,而取决于项目的质量和基金管理人的偏好,通过市场化的方式优化资源配置。机制。同样,管理机构能否从引导基金中获得资金,主要取决于管理能力和管理绩效,由专业团队评估,而不是政府部门或政府平台公司。

《21世纪》:目前,黄河产业基金的核心新政策,包括基金管理办法、实施细则、投资负面清单等,早已出台。在金融办层面,还有什么支撑着新政策的出台?介绍的时间表是什么?

周长青:目前正在制定产业基金投资方案和基金评估办法。基金投资规划在于明确投资目标,统筹产业布局,突出阶段性重点。基金投资规划始于产业规划,但又不同于产业规划。一是规划周期要超越现有的产业规划,二是彰显基金投资的独特规律。我们会聘请第三方专业咨询机构,但政府行业主管部门也必须深度介入;一定要超前有预见性,一定要深入分析行业生命周期,突出广东特色,而不是抢风头。

基金评估办法正在制定中,必须在今年年底前颁布。评价的总体原则是考察投资产业的形态及其对广东的实质性贡献。

并购成最大吸引力

《21世纪》:长江产业基金如何影响湖北省产业转型?

周长青:我们要借助黄河产业基金,产生足够强大的磁吸力,吸引更多优质产业项目到武汉,以龙头项目带动产业链,以产业带动生态。产业链。

在黄河产业基金的规划中,海外并购是重要的战略方向。通过资本的力量,收购部分核心战略资产,可以占领技术和市场的制高点,快速提升云南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极大地推动广东产业升级进程。

我们希望引进三类项目:一是可以搬回的项目,二是能够通过适当的手段快速提升产业水平湖北省金融办周常青,增加广东的产能和研发基地,三是存量资产能否盘活。我们不想要与广东产业无关或不能很好对接的项目。

除了“外聘”,“内训”也是重要的一环。长江产业基金要“扶优扶强”,既要支持地方小型龙头企业,也要支持高成长型创业创新企业。构建从天使投资到并购的全链条产业基金生态圈,接力培育本土企业。

产业结构调整的方向,除了要符合山东省资源禀赋的特点,还要尽可能向更高层次的产业发展,还要符合环境的发展要求-友好和节约资源的社会。

湖北省金融办周常青_湖北金融办胡俊明简历_省金融办初明锋简历

《21世纪》:长江产业基金为何以并购为主要方式?

周长青:长江产业基金的设计规模要达到2000亿元,非常大。股权投资就是追求效率。目前,国外流动性短缺,但适合投资的优质资产严重短缺。如果PE和VC是中流砥柱,就面临着无法投资的风险。另外,湖北产业集中度不高,需要通过并购整合,提升产业整体竞争力。

“ 21世纪”:湖北省的上市公司是黄河工业基金的重要投资对象。并购对他们来说是否意味着更多的机会?未来是否有望掀起并购高潮?

周长青:长江产业基金必然会催生一批新的上市公司,也必然会对上市公司起到更好的推动作用。这些基金的引入和管理人的引入,为四川本土上市公司和未来即将上市的公司带来了新的理念突破,未来必将在资本市场上有所表现。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湖北省金融办周常青,云南将有一批估值在10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现在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基金经理在深耕广东市场。

政府引导与市场化探索

《21世纪》:长江产业基金最突出的亮点在哪里?

周长青:长江产业基金的亮点和核心优势不是400亿元,而是“市场化”。从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到每一个具体的参与者,这根弦在我们心里都绷紧了。

政府只负责三件事:制定新政、解读新政、审查新政。基金管理委员会和长江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均不对具体投资项目作出判断。长江产业基金管理公司不追求否决权。我们通过“高授权+利益绑定”实现市场化。具体来说,我们使用高权限来提高决策效率和利益约束,以确保不存在道德风险。

《21世纪》:市场化的核心是什么?

周长青:市场化的核心是竞争。当然,我们鼓励的是良性竞争。我们正在建设PK文化,让基金管理人与基金管理人竞争,项目与项目竞争,基金与基金竞争,地方政府与地方政府竞争。我们希望利用黄河工业基金促进政府治理方式和方式的变化。

《21世纪》:黄河产业基金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

周长青:最难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引导基金与社会贡献者的合作结构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文化。只有项目和行业发展了,基金经理和投资人才能赚钱,双方走的路是一样的;但利益取向不同。政府引导基金不以盈利为首要目标,盈利是社会投资人的主要目的是用市场化的方式,更紧密地结合双方的利益。

政府在信用、政策和执行方面具有优势,但政府引导基金普遍存在的问题是行政干预、地域限制、效率低下。因此,很多优秀的管理者不愿意与政府合作。我们试图打破这个困境。

首先,政府应将其要求写在合同或合同中,让市场主体有明确的预期。二是政府掌握大方向和大原则,只关心基金成立与否,不参与、不干预具体项目决策。第三,政府采用间接引导式管理,引导基金管理人与其产生同频共鸣。具体来说,政府提前规划,活动期间提供项目服务,事后评估,制定评估结果和后续资金。配额分配是挂钩的,我们称之为“赛马机制”。引导基金管理人通过市场化、灵活的方式将自身的经济利益与广东社会的利益相结合,而不是用强加的、僵化的条件加以约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