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道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

金融巨头索罗斯:我对打败中国更感兴趣,而不是为了美国的利益

与人们对沃伦巴菲特的尊重和钦佩不同,索罗斯是臭名昭著的金融巨头。

他和他背后的资本并不热衷于做长期稳定的投资,而是不断地利用空中投机在短期内挤压一个国家的资本。

在他的恶意操纵下,墨西哥和东南亚多个国家陷入金融危机,国家破产,人民损失惨重,甚至负债累累。

冷血的索罗斯将这一切视为一场资本游戏,但他并不总是处于劣势。在攻击香港金融市场时,他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强力反击。从此,索罗斯再也不敢小看中国,对这个破坏他计划的对手充满了兴趣。

金融巨头的惨败

1930 年 8 月 12 日,乔治·索罗斯出生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一个普通犹太家庭。二战期间,索罗斯一家因犹太人身份被纳粹追杀,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这艰难的岁月里,他早早地见证了世界的残酷从孩子的稚嫩中褪去,也学会了跟随严厉的父亲如何应对危机,创造活力。

索罗斯出生在一个不像人们刻板印象中那么富有的犹太家庭,

贫穷也是他想要摆脱的标签

。他渴望改变现状。他曾经说过:我生来贫苦,死了也不能一贫如洗。

因为想赚钱,所以直接选了经济学。对财富的渴望和对残酷生存的清醒认识使他渴望学习,扎实的经济学知识成为他进入金融界的垫脚石。

一开始,索罗斯只是一个普通的股票交易员,但凭借自己的知识和判断,他的盈利能力得到了资本的肯定。

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传_金融大鳄 索罗斯_金融大鳄的新宠小说

手里的筹码太多了,

索罗斯不再愿意只是一个赌徒

他想成为可以交易整个金融市场的做市商。

1992年,索罗斯押注英镑贬值,从中获利10亿美元。 1997年,他带着身后的国际热钱到泰国做空泰铢,直接造成泰国金融市场的崩盘,无数泰国人的崩溃。他的不法行为直接在东南亚引发了一场金融海啸。

在一路前进的过程中,

索罗斯的欲望和野心已经扩展到了极致

。在准备打垮东南亚金融市场的同时,他把目光投向了当时的亚洲四小龙香港。

但这一次他没有回来。在1998年香港金融保卫战的战场上,香港并不孤单。它和背后的央行是同一个敌人,一举摧毁了索罗斯做空香港金融市场的犯罪计划。

1997年7月,港元开始受到索罗斯背后资本的攻击,不断被恶意抛售。香港金融市场一片哗然,香港各大银行都挤满了人。

为了拯救市场,

香港金融管理局立即救市,

开始了一场烧钱大战,游戏很简单:敌人卖我买,为了防止港元汇率下跌。

但索罗斯并不甘心。他又发动了一次攻击。此时,香港金融管理局毫不犹豫动用大量外汇进行反击。他最初做空港元的计划不得不失败。

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传_金融大鳄 索罗斯_金融大鳄的新宠小说

但雄心勃勃的索罗斯完全不肯放手。毕竟,他已经投入了无数的资本。他开始大量远期买入港元,企图在东南亚和英国金融市场重现辉煌。

而索罗斯对香港金融市场的一再挑衅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传,完全触动了中国的底线。毕竟,香港刚刚回归。如果中国不能稳定港元汇率,

那么这个等了很多年的回归就没有意义了

香港人民也会对祖国失去信心,更大的动荡会发生。

也许,对于索罗斯来说,这只是一场金钱游戏,但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国家问题。这场金融保卫战是感性和理性的,中国只能赢不能输。

为此,中国的选择是尽力而为。在索罗斯这样的投机者眼中,这无疑是一个风险极大的行业。中国政府的选择与资本主义国民政府的选择完全不同。这超出了索罗斯的认知,让这个金融巨头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东方力量。

中国市场充满挑战

索罗斯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就连他的金融投资哲学也被很多人视为信条,而他的金融投资信条,基本上是源于对哲学的探索。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个世俗贪婪的投机者曾经虔诚地想成为一个纯粹的哲学家。

只考虑哲学的基本问题——当它存在时,

他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概念:

人不可能绝对客观地思考事物,人在思考过程中也不可能获得独立的观点。所以,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认知方法,所以他能做的最有效的事情,就是关注人类在所有事物中的不足。以及扭曲的理解。

金融大鳄 索罗斯_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传_金融大鳄的新宠小说

如果用中国哲学来类比索罗斯的概念,那么他选择了人性本恶的观点。

因此,他不会为自己发起的投机性卖空计划感到羞耻,因为这些都是人性本恶所造成的扭曲和漏洞。没有他,其他人就会利用它。那为什么不能是他呢?

这种纯粹的利益追求,让他在社会主义市场上碰上了钉子,而在资本主义市场上没有任何劣势。

索罗斯可能很难想象中国是怎么做到的,

毕竟,人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和贪婪,

然后加入众筹,为什么落后的中国,人口无数,可以果断反抗,与人性的邪恶背道而驰?

首先,他可能没有完全理解社会主义的本质。毕竟,在很多西方人眼里,这是一种禁锢人性的制度。

而且,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教导人们要摆脱本能的控制,保持清醒和自制。而这些是老练的利己主义者无法欣赏的文化。

据相关统计,1998年香港金融防卫战实际上是,

索罗斯和香港都不是真正的赢家世界金融大鳄索罗斯传

一场悲惨的决斗让损失惨重。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拿出巨额的外汇储备支持也是一个非常果断的选择。这不是一项具有成本效益的业务,但中国仍决定为其数千人买单。

在索罗斯认可的资本世界里,追求利益是唯一的信条,而中国文化的情怀和义气则走在前列,这无疑给了他认知上的冲击。

追求利润的人被交易盘上的数字困住了,

只要掌握了数字的跳动规律,就可以和他们一起玩了。但在中国市场,有中央控制的力量。那些试图稳定市场的热钱将被无情地清理。

这对于善于操纵人、专攻短线投机的索罗斯来说,无疑是一块硬骨头。越是控制不住,就越是恼火。

对中国市场的恐惧和打压

从索罗斯的投资动作,不难看出他需要的不仅仅是钱。的确,他在穷困潦倒的时候,非常渴望拥有。

但如果索罗斯的心思围绕着钱转,那么他就没有能力做空本国货币。如此巨额的财富,无疑会让寻求财富的人疯狂。

但他就像一个医生,用手术刀冷静地解剖,

他最想要的是掌握改变世界的力量,

找到这个关于存在的哲学问题的最终答案。

他曾经用他认为的终极答案毁灭了许多国家,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但这个答案在中国行不通。

那次失败不仅损害了他的利益,也扰乱了他内心世界的和谐与安宁。回归和平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破坏中国市场的异常,让他依旧无所事事。不利。

为此,

他甚至可以不再痴迷于抢夺美国市场的利益

。美元虽然等同于黄金,但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可以操纵的数字。

但中国市场不一样。似乎有一种力量可以改变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不属于资本认知的范畴。

当索罗斯过去所追寻的哲学问题有了不同的回答时,他一定注意到了其中的力量,这似乎比他最初控制的力量更高级。

他很清楚,一旦中国崛起,以中国社会主义理想为主导的市场将成为世界金融市场的模板,届时他的投机卖空理论将毫无用处,

这无疑是他恐惧的根源,想要全力镇压

.

其实,索罗斯只是虚伪的美国梦的傀儡。他对中国市场的反感和控制中国市场的欲望,完全是资本主义的压力。

一旦中国市场被摧毁,那么这块巨大的利润馅饼就可以自食其力了。届时,自己的控制力将呈指数级增长,这种狂喜的增长在其他国家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可以找到它。毕竟,像中国这样丰富的市场并不多。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资本主义的金融危机给他带来了足够的折磨。像他这样的人,在心里滋生着掠夺资本的原始冲动。拿枪指着中国,就像历史的重复和必然。 .

结论

索罗斯想要赢得中国市场的雄心,完全是源于对中国实力的恐惧和对中国市场的无限渴望。

在当今混乱的金融世界中,一个致力于短期盈利的人很难找到像中国这样充满活力的市场。

此外,如果允许中国市场做大,不仅会威胁到资本主义市场,还会威胁到他们相信资本原始动态规律的投机者群体。